顶点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顶点小说 > 一剑 > 第二百六十章 愚者的棋盘(终)

第二百六十章 愚者的棋盘(终)(1 / 1)

“你这卑鄙小人!尽使些下三滥的招式!”脾气火爆的地之总长一边压抑着这团黑雾,一边怒斥卜庄道。

“真是笑话,何为上九流,何为下三滥?我们可不是在公平比试切磋,这是非生即死的战斗,一切为了活下去而使的招式即为合理。没想到堂堂宫廷侍卫总长,竟然也会说出这等像是弱者失败的借口一般的话语,真是出乎意料。”卜庄语气满是嘲讽。

方才的烟雾咒符持续期间,卜庄其实已经可以借用最开始准备好的地遁之术脱身离开了,但他还是想再多留一会,看一看这些宫廷侍卫气急败坏的样子,以解自己痛失珍贵丧魂体的心头之恨。

“真是有够可笑的。”卜庄不忘又在地之总长心头补了一刀。

“别废话,赶紧压制毒素!”天之总长沉声喝道,眼下时间紧迫,越快将毒素驱除越好,否则此时的他们都将成为待宰的羔羊。

“不用费心挣扎了,总长大人。”卜庄走上前去,放肆地说道,“这可是最高品阶神留境丧魂体体内的剧毒,刚死没多久,血液尚未失去活性,毒素还处在最猛烈的状态,这可比你们中他一爪后果严重得多。现在你们能做的也就只是尽量地压制,但却无法彻底将其驱除,毕竟你们体内的真气对这毒素来说可谓是最佳的补品。”

“没想到吧,你们四处躲闪,小心翼翼地与之对抗,不让自己受伤,却在胜负已定之后失去了警惕,反而中了毒。所谓战斗经验丰富的宫廷总长,原来也就不过如此。”卜庄得意地笑道。“好在我是个心慈念善之人,不忍心看着图南一国的栋梁就此陨落,就多告诉你们一些关于这毒素的事情好了。”

“这丧魂体之毒只有用至刚至猛的阳性真气才可以加以压制驱除。真气的品质越高,驱除的效果就越好,除此之外几乎没有任何办法可以将其逐出体外。并且毒素在体内留存越久,其还会不断地侵蚀经脉,吸收体内真气以滋养壮大自身。被腐坏的经脉的器官会产生剧烈的瘙痒感,越来越盛。虽然老夫也不知道以神留境的修为来说大约可以抵抗多久,但一般人的话用不了一炷香的时间便会七窍流血而死,就像刚才那位一样。”

“不巧,今日在场之人,似乎没有任何一位拥有至刚至猛的阳性真气呢,呵呵。”

“卜庄!你既然早就想好了要动手,为何不提前告知我们!”听到这里,黄天门门主一下子怒了,方才烟雾弥漫之时他正和其中一位宫廷侍卫队长战的不可开交,此番莫应龙的身体在人群最中心爆炸开来,他被泼洒的血液可以说是最多的,此时感受着体内不断传来的剧烈瘙痒,这才知道自己中了毒。

“老夫只想着最大程度地杀伤对方,其他的我可不管。”卜庄不屑一顾地回应道。

“快点!快把解药给我!”星月门的一位长老脾气较为暴躁,此时直接冲了上来,抓住了卜庄的领口撕扯道。

“我不是都说了没有解药吗?你是听不懂人话?”卜庄冷哼一声,用力地一摆手,一下子便将此人推倒在地。要说健康之时这位长老也有着破空境的修为,此番却被气虚境的卜庄一掌击退,可见毒素对其影响之大。

“卜先生,我们都是同一阵营的战友,共同为了一个目标而努力,难道您就眼睁睁地看着我们这样死去?”星月门的门主平天海搀扶住了这位同门,冲着卜庄冷声说道。

“那可不关老夫的事。”新城

“你”面对卜庄这样的反应,平天海也是大怒,刚想发作,却被身边的平溪雨拦了下来。

“稍安勿躁。”平溪雨低声说道,“我没有中毒,一会我会找机会控制住那个卜庄,到时候再逼他交出解药来。”

“你怎么?”平天海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地望着平溪雨,但很快也就明白了过来。从开战以来,平溪雨就一直游走在战场外围边缘,并没有被爆炸所波及到,自然也没有中毒,此时反而成为了场上最淡定的那一位。

“可是他说没有解药。”平天海以衣袖作掩护,低声回道。

“现在没有,不代表等我挟持住他之后也没有。眼下场上只有我星月门一脉的弟子受到的波及最小,对我们来说可谓是天大的好机会。莫家弟子已经几乎死伤殆尽,若是能借此一举控制住场上局面,我们就可能成为这次动乱的最后赢家。”平溪雨自信满满地说道。

看着平溪雨亢奋的神情,平天海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滋味。自己这位师弟这些年屡有惊人之举,或许比起性格谨慎的自己,他才是更适合作为掌门带领一宗前进的人选吧。

“看我行动就好。”平溪雨说道,随即便悄悄没入了人群之中。

“快!对面的顶尖战力都中毒了,还能动的人赶紧行动起来,只要抓住刘定瑞和刘昶熙,事情就结束了!”见此局面,陈绍介马上跳了出来试图安抚军心。

的确,眼下双方顶尖战力因为距离爆炸中心最近,中毒影响最大,几乎都失去了战斗能力。但不同点在于,左相一派本就占据人数优势,此次抹平了最高战力的影响之后,保留下来的战斗力还足够之强,足以压制住剩下的宫廷侍卫了。

“快点!只要事情结束了,老夫一定让卜先生为各位解毒!现在我们要先拿下刘定瑞!”看着众人狐疑不定的神情,陈绍介忍不住又补了一句道。显然,眼下的局面来说,自身的性命比起叛乱的结果显然要更为重要,没有中毒的弟子们一下子醒悟过来,重新持剑向着龙台之上的刘定瑞和刘昶熙冲去。

“终于要结束了!”眼看着一群宗族人士就要将刘昶熙团团围住,陈绍介的心也是提到了嗓子眼,这漫长的混乱局面终于要结束了!是以他陈绍介的胜利而终结的!

而这种欢欣雀跃的心情只持续了不到一秒,陈绍介便听到了刘昶熙那熟悉的戏谑语气。

“看来时间真的是左相的敌人,您又一次棋差一招了。”自始至终,刘昶熙的嘴角都挂着那招牌的微笑。

令陈绍介恨不得将其撕碎的,令人厌恶的微笑。

热门推荐
唐时明月宋时关 魔域九重天 红楼春 练习生从徒手劈砖开始 现在我想做个好人 环球挖土党 三界劳改局 超可靠的洪荒小师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