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顶点小说 > 一剑 > 第二百五十九章 愚者的棋盘(九)

第二百五十九章 愚者的棋盘(九)(1 / 1)

“不!”这一声哀嚎并不来自于陈绍介,而是来自卜庄。

人之总长的修为自然不用多说,这拼尽全力的一剑直接在莫应龙的胸口钻出了一个饭碗大小的洞来,整个心脏几乎都被击飞打散,顿时鲜血四溅,沾染了三位总长一身。

莫应龙的身体踉跄着后退了数步,似乎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三位总长下一波的联合攻击便已经到了。

作为最了解丧魂体的人之一,卜庄自然明白,丧魂体的本质和人并没有什么不同,斩首是一种杀死的方式,心脏被贯穿,也是断然活不了的。眼下看着那空洞的伤口,卜庄推算莫应龙怕是也只剩下一口气了。

“死!”看到莫应龙的反应,三位总长自然知道这家伙一击受了重创,此时已经是强弩之末,但出于谨慎和愤怒,天之总长还是没有打算静观其变,直接扑上前来,一剑削去了莫应龙的头颅,彻底了结了这只怪物的生命,平整光滑的切口处甚至连一丝血液都没来得及飚出。

“这,这怎么办?卜先生!快想想办法!”看着莫应龙战死,陈绍介一下子慌乱了起来。莫应龙的存在是叛党能够维持住场上局势的最大筹码,现在莫应龙战死,有了三位总长的重新参战,那他们怕是一点赢的希望都没有了。

“闭嘴!”痛失一员珍贵的高阶丧魂体,此时卜庄的心情也是十分烦躁,再也不给陈绍介任何面子,当着众人的面大声驳斥道。

出发之前,那位大人只给了他这么一个珍贵的“王之火种”,原本自己都没有打算要将其使用掉,毕竟“王之火种”这样珍贵的苗子一般人难以适应,稍有不好就有可能暴走。但卜庄还是冒险使用了,结果也是幸运地成功了,以莫应龙这样破空境巅峰的高手肉体为容器,诞生出了极为强悍的丧魂体。卜庄还想着这次作战结束之后能将莫应龙带回大本营好好研究一番,没想到就这么被三位总长联合绞杀了。

丧魂体的弱点,卜庄也很清楚。虽然肉体能力优秀,战斗本能极强,但终归是没有意识无法思考的怪物,灵智甚至不如一般野兽,更别提作战经验之类的事情。此番面对三位作战经验丰富的总长,在实力占优的情况下最终败下阵来也是吃了这样的亏。

“还是大意了,早知这样,还不如早点神不知鬼不觉地将整个莫家弟子吃干抹净,说不定能诞生出更强大的丧魂体来。”卜庄心里不住地思考着。

不过这些都是后话,眼下更为重要的事情是,如何在这样混乱的局面之中全身而退。

丧魂体的死亡不过是容器的死亡,卜庄双手合十念咒,一团诡异妖艳的红光便自莫应龙的头颅之内破体而出,缓缓升起,快速地回到了卜庄的手中。

那是最开始卜庄塞入莫应龙体内的血如意戒指,也是“王之火种”的本体所在。

只要本体还在,便可以实现丧魂体地无限复生,只不过到时候怕是得重新找个地方吸收大量高手的精气血才能够做到了。

此次卜庄之所以选择帮助陈绍介谋反,最大的目的就是为了培养高阶丧魂体,顺便测试丧魂体的作战能力。之前他和那位大人所有关于丧魂体的研究都还处在初级阶段,毕竟丧魂体的培养想要大量高质量的鲜活血气,光靠猎杀一些山野间路过的江湖人士或是剿灭一些中小宗族根本无法满足实验的巨大消耗。

卜庄原本就没打算从陈绍介的谋反之中榨取任何的利益,陈绍介能当上图南皇帝,也许之后会很有裨益,但这对于他们的计划来说也仅是锦上添花,而非雪中送炭。现在丧魂体尽数战死,那么他便也没有继续留下的理由了。

想到这,卜庄直接自衣衫之中掏出一片早已准备好的符咒,快速地咬破了大拇指,用鲜血在符咒上画了一个诡异的印记,符咒便马上爆炸开来,一阵味道刺鼻的浓烟就此弥漫。

“卜先生!卜先生!”离得最近的陈绍介被刺鼻的烟气呛得最厉害,此时不住地一边咳嗽一边呼喊着卜庄,莫应龙战死,卜庄是他叛乱成功的最后希望了。

“左相,今日老夫已经尽我所能地帮助了你,眼下丧魂体尽数战死,老夫也没有继续待下去的理由,就此别过了。”烟雾中,卜庄的声音在一旁传来,听得陈绍介几乎一口血涌上了喉头。

“别啊卜先生!您是我们最后的依靠了!不能就这么一走了之啊!”陈绍介此时哪里还顾得上什么一国之相的仪态,一把抓住了卜庄的手臂,不让其就此离开。那坚硬瘦削的手感让其吃了一惊。

“左相放心吧,老夫做事讲究一个有始有终,看在共事一场的份上,临走之前老夫还是要再送你一份大礼,至于能不能抓住这最后的机会,还得看你的造化了。”卜庄桀桀笑道。

话音未落,混杂在一片烟雾之中,莫应龙那无首尸体突然起身,径直冲向了宫廷侍卫的人群之中,随即整个爆裂开来,鲜血在浓烟中四溢,几乎不少的口鼻之中都沾染到了些许,首当其冲的便是处在战局中心的宫廷侍卫队长们。

浓烟散去,众人好不容易恢复了视力,人群中马上爆发出了一声惨叫。

那是来自于一位宫廷侍卫,此时正疯狂地抓挠着自己的头部,仿佛正经历着什么深入骨髓的痛苦一般,手指甲在脸上撕扯出了一道道血印,没过多久,便七窍流血,瘫倒在地,失去意识了。

“所有人闭气内视!不要动用真气!”天之总长反应最快,厉声喝道,自身也随即进入了内视状态。此时在经脉之中,一股清晰可见的黑雾团正在快速流窜,所到之处经脉和附近的器官都有一阵强烈的瘙痒感。

“是那血液中的毒素吗?”三位总长很快就反应了过来,再看了看烟雾散去之后卜庄那狡黠的眼神,一切也都不言自明了。

热门推荐
唐时明月宋时关 魔域九重天 红楼春 练习生从徒手劈砖开始 现在我想做个好人 环球挖土党 三界劳改局 超可靠的洪荒小师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