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顶点小说 > 从精神病院走出的强者 > 第165章 今天这一天有点长

第165章 今天这一天有点长(1 / 2)

     天才一秒记住「顶点小说」地址:www.23us.app  从精神病院走出的强者更新最快!

四月五号!

天气晴朗,淡薄的乌云飘荡在空中。

昨晚出现做网络论坛里的帖子,已经隐藏不住,彻底在市民间传开。

所有人都知道有一大批邪物朝着延海市靠近。

街区一家卖油条的店面前,夫妻档收拾着东西,将一些生活用品搬到面包车上,六岁的儿子蹲在地上玩着机器人。

恍然不知道现在发生了什么事情。

只要有玩具玩,甭管天崩地裂,对孩童来说,那都不算是个事情。

“李哥,你们这是要搬走?”隔壁店门的小青年问道。

“是啊,有大批邪物朝着延海市过来,我想着带着老婆孩子去外面躲一躲,等以后安全了再回来。”

李哥搬着纸盒,里面都是儿子的玩具,这小东西不带他玩具走,还不肯离开延海市,年纪小就是不知道危险,跟小命比起来,这些玩具能有什么用。

“你走不走?”

小青年摇头道:“我外面也没有亲戚朋友,能去哪里,就在这里待着了,我相信咱们延海市特殊部门可以保护我们的。”

此时这种情况在延海市并不少见。

大多数人都整理东西离开,有的更是连东西都没带,就是拎着行李箱,买好机票,直接离开延海市出去度假。

特殊部门发出的官方公告,没有任何隐瞒,实话实说,同时也建议市民们如果外地有住所,可以先去避避风头。

因此。

许多都收拾着东西离开,也有的没有离开,就是相信特殊部门有能力保护他们。

最为关键的就是,因为邪物的原因,所以在开发住宅区的时候,都会预留地下收容所,如果真的遇到邪物进攻,基本上所有市民都能躲藏在地下。

直到邪物灾难结束。

别墅区。

小宝醒来后就被电话吵醒,是他爸爸的电话。

“小宝啊,你先离开延海市,等过段时间再回去。”

“不走,死也不走。”

啪!

挂掉电话,随后呼呼大睡。

不上学的日子真的好棒,他喜欢这样的生活,要好好的睡一觉,然后醒来就去找林凡跟老张,他非常喜欢跟他们在一起玩耍的感觉。

保护小宝少爷的保镖,接到老爷的电话。

要求带着小宝少爷离开。

只是他很为难啊。

小宝少爷的性格他是知道的,如果不按照他的意思来办,那情况是很不妙的,因此对于老爷的要求,他只能说尽力而为,不敢保证百分百的能够做到。

宿舍。

林凡睁开眼睛,坐在床上,懵懵挠着头,刚睡醒,大脑处于宕机状态,暂时还没有反应过来。

“喝饮料。”老张弯着腰,打开床边柜,拿出豆浆,递给林凡,随后看向一旁,好奇怪,昨晚在这里过夜的刘影消失不见了。

走的真早啊。

每天刘影醒来的时候,都发现自己一丝不挂的躺在老张身边,对他来说,这是一件很蛋疼的事情,所以轻手轻脚的穿好衣服,灰溜溜的提前离开。

就怕他们醒来看到自己如此狼狈的一幕。

林凡跟老张对视着,笑眯眯。

“可乐!”

“雪碧!”

“干杯!”

邪物公鸡小心翼翼观察着两人,简直有病,就刚刚的行为,很难让人看懂,咋想的。

算了。

老老实实的下四枚鸡蛋,将卧底进行下去,低调才是卧底能够走到最后的唯一关键。

喝完可乐的林凡,蹲在母鸡身边,摸着它的脑袋,捡起四枚鸡蛋,微笑道:

“真的辛苦你了。”

随后煮沸开水,残忍的在邪物公鸡面前,将鸡蛋放到里面。

邪物公鸡心里总有种异样的感觉。

仿佛是那种将孩子送入到虎口似的。

怎么会有这样的感觉。

真心搞不懂。

随后,林凡将煮好的鸡蛋分给老张两枚,来到母鸡面前,递出一枚,微笑道:

“一直以来都是你将最好的东西给我们,你都没有品尝过,试一试吧?”

邪物公鸡呆滞了。

它抬着头,鸡眼迷茫的看着林凡,你是在跟我说笑吗?

不……

不像是开玩笑,好像很真诚,没有虚假的成分。

但它想说……

愚蠢的人类,你别太过分,真以为我邪物英雄怕你吗?

随后,它卑微的摇着头,不用,真的不用,我对这些鸡蛋一点兴趣都没有,你们慢慢享受就用。

“真好。”

林凡摸着母鸡的脑袋,能够有这样的宠物,它很欣慰,永远都将最好的让给朋友,难怪能够成为他跟老张的好朋友,性格都是一样的。

邪物公鸡忍辱负重。

将发生的事情铭记在心。

总有一天,它会高傲的抬着头,告诉所有人,我邪物公鸡是真正的英雄。

“林凡,等会我们要干什么?”老张问道。

林凡陷入沉思。

对啊。

等会要干什么?

“我们回家看看吧。”林凡说道。

“好啊。”

他们离开特殊部门,在楼下等待永信大师,等了许久,都没有看到对方,看来对方今天没有来。

“老张,我们走吧。”

此时,永信大师头疼的看着面前几个家伙,大早上起床,刚准备出去跟那两位继续搞好关系,哪能想到林道明他们竟然出现在他面前。

只能微笑面对,各位施主找老衲有何事?

没事就都散了吧。

“你这老秃驴最近都在干什么?一整天都看不到你的人影。”

林道明好奇的问道,以前都没有出现过这种情况,现在连续好几天都是这样,要说这里面没有问题,那都是假的。

永信大师双手合十,一本正经道:“专研佛法,苦读佛经。”

而迎接他的则是六只信你鬼的眼神。

刘海蟾轻拍着桌子道:“先别废话,此次是有事情要办,独眼龙给我们安排了一件任务,需要你的帮助。”

永信大师道:“请说。”

刘海蟾指着林道明,“他准备施展飞鹤术,操控飞鹤查看邪物的情况,只是路程遥远,需要你佛门经文加持,有你的帮助,那事情就好办许多。”

听闻这番话,他也就知道,都是为邪物而来。

遇到正事,自然义不容辞。

很快。

所有前提工作都准备好,施法台,黄符铺路都应有尽有。

林道明得意洋洋道:“遇到这种事情,还得你们林大爷出场啊。”

刘海蟾不想跟林道明争辩,如果是以往,他必然会毫不客气的说,区区小道而已,被你当成个宝,实在是丢人啊。

黄布扑盖的施法台前,林道明从怀里掏出一张金色符箓,将一支毛笔递给永信,“来,沾点血,撰写经文,此次路程遥远,遇到的危险也很大,所以一定要心诚,千万别随意。”

“阿弥陀佛。”

永信大师神色严肃的接过毛笔,口念佛号,挤破指尖,将鲜血滴落在瓷碗里,随后持笔沾血液,一笔落下。

浩瀚经文从口中飘荡而出,一气呵成。

“好了。”

林道明双手捏着金色符箓,快速的叠成仙鹤模样,嘴里念念有词,指尖一点,纸鹤仿佛活了过来似的,挥动着翅膀。

“去。”

双指朝着外面指去,纸鹤挥动着翅膀,眨眼间就消失在众人的视线里。

摆放在一旁的水盆里,宛如镜面似的,浮现出纸鹤看到的画面。

如刘海蟾说的那样。

飞鹤术的确是小道。

但这种路程跟速度,那已经不是小道不小道的问题,而是只有像他这种强者才能施展出来的茅山道术。

他们围在水盆边,看着水盆里倒映出来的画面。

“这速度比飞机都要快啊。”永信大师感叹道。

林道明暗自得意,故意提升速度,就是让他们看看,我还能提升速度,这些算什么。

刘海蟾假装夸赞道:“如果能再快点就好了。”

果然。

飞鹤的速度更加快了。

林道明就是想证明给刘海蟾看一看,什么叫做能耐,你以为我不能加速,其实这只是刚刚开始而已。

只是对他来说,消耗很大。

好在医家强者给他蓄力。

跨江大桥。

林凡跟老张趴在栏杆上,吹着风,一旁的邪物公鸡恪守本分,老老实实,你们走,我就走,你们停,我就蹲。

没别的意思。

就是表现的自己很乖巧,让你们对我松懈下来,身为卧底的它,时刻需要自身的安全。

江面上一艘艘货船驶过,汽笛声嘟嘟的响着。

林凡张开双臂,吹拂着江面的风扑面而来,他感受到流淌在空气中的能量粒子,在这种自由自在的时刻,能量粒子慢慢的涌入到他的体内。

气功修行法一直都很神奇。

他没有刻意的修行,每次都是自行运转,感受着自然,感受着风,甚至感受到了江河里游动的鱼儿。

“想吃鱼吗?”林凡问道。

“想。”

紧接着,林凡一跃而起,双掌合拢,以极其美丽的身姿跃入到江面里,随后有声音传来。

“去下面等我,我去捉鱼。”

老张牵扯一脸懵逼的邪物公鸡,飞奔的朝着桥下跑去。

对于邪物公鸡来说。

他想不明白这是什么情况。

好端端的说跳就跳,连反应的机会都没有,未免也太可怕了吧。

幸好路过的车辆都没有注意到这里的情况。

否则绝对惊呼……

跳江了。

如果有新闻媒体在这里,都不用询问具体情况,就能写好标题。

【父子之间的交谈,儿子跳江求死。】

很快。

林凡手里抓着两条鱼,湿哒哒的爬到岸边。

“抓到两条鱼。”

老张拍手道:“好棒啊。”

“可是你身上的衣服都湿了。”

邪物公鸡看不懂他们的操作。

都已经吃过两枚鸡蛋。

还不够吃。

路过江边就直接跳下去,真心有点可怕,寻常人是绝对做不到的,自从挑选这两位人类后,邪物公鸡就感觉自己的道路越走越不对劲。

当然。

它是绝对不会承认这件事情的。

林凡低头看着湿哒哒的衣服,微笑着,火焰爆发,衣服干了,就连手里的两条鱼都熟透了。

“看,好了。”

老张张着嘴,拍着手道:“好厉害,太厉害了。”

邪物公鸡惊愣。

这不是人类能够干出来的事情吧。

“它绝对不是人。”

邪物公鸡不是没有见过世面的人。

人类能够浑身冒火?

那是见鬼的事情。

可现在它亲眼所见,那只能说对方有问题。

邪物公鸡将这种情况记在心里,它身为卧底,必须将这些意外情况永远记住,也许在未来的某一天,会有大用。

随后。

林凡跟老张一人一条鱼美滋滋的吃着,吃剩下的鱼骨头,就被送到邪物公鸡面前。

“母鸡,这是我留给你的。”

他递来鱼骨头,露出的微笑,是那么的友好温馨,就跟对待很好的朋友似的。

邪物公鸡看着地面,连一点鱼肉都不沾的鱼骨,一时间有种想用鸡嘴,啄瞎对方的狗眼。

狗贼,残忍。

面对这种羞辱。

它忍辱负重,鸡嘴啄着鱼骨,虽说有点硬,味道真的很可以。

渐渐的。

林凡跟老张躺在草地上,看着碧蓝的天空。

“好希望每天都这样开开心心。”老张说道。

林凡道:“会的,我们永远都会这样开心下去的。”

他们在精神病院相识,慢慢相交,培养出深厚的友情,在相互帮助的道路上越走越远,相互懂得对方的心情,一个表情,一个眼神,就能明白要干什么。

这就是默契。

是许多人一辈子都不曾拥有的感觉。

此时。

林道明操控着纸鹤道:“已经看到迁徙的邪物了。”

等着无聊的众人,围在一起打着三人斗地主,听到声音,急忙围在水盆边,看着投射的画面。

“数量很多。”

刘海蟾说道,他神情凝重,如果是这样的数量来攻击延海市的确很麻烦,但以他们的能力,抵挡是没有问题的,但就怕邪物中有厉害的存在,就比如邪物蟑螂魔那样的。

“先别看数量,看有没有能量层次高的邪物。”林道明催促道。

纸鹤翱翔在上空,观察着下方迁徙的邪物,任何一位动物学家出现在这里,绝对能够认出这些邪物都像哪些动物。

只是这些都不是动物。

而是很恐怖的邪物。

突然。

有一头飞禽邪物仿佛得到指令似的,挥动着翅膀,直接朝着纸鹤袭来。

速度很快,锋利的爪子更是能够将钢板撕裂。

很快。

爪子触碰到纸鹤,发出金属般碰撞的声音。

正在操控纸鹤的林道明惊呼道:“被邪物发现了,我要加速度查看,你们看仔细点。”

相距这么远的操作,本来就是一件很难办的事情。

自然不可能跟邪物抗衡。

还好让永信用经文加持,否则就刚刚那一下,纸鹤绝对会破碎。

这也算是茅佛两家第一次合作。

飞禽邪物一击没有毁灭对方,有些暴躁,鸣叫一声,再次快速袭来,明显就是要将这纸鹤搞死。

在林道明的操作下,纸鹤灵活的转变方向,随后俯冲而下,在密密麻麻的邪物群体中寻找那种最为恐怖的存在。

慢慢行走在地面的邪物发现空中的情况,都愤怒的咆哮着。

刹那间。

就在纸鹤即将落到那些邪物上空时,一道黑色残影一晃而过,好像是某种触手破空而来似的。

“联络断掉了。”林道明额头密布汗水,随后急忙问道:“刚刚你们看清楚是什么东西没有?”

刘海蟾等人都摇着头。

“没看到,速度太快,只能看到一道黑影,可能是某种生物的触手。”

“有点麻烦啊,好像不是我们想象的那么简单。”

林道明吹胡子瞪眼道:“你们有没有搞错,我辛辛苦苦到现在,你们连个样子都没有看到啊,那不就是说我保持这个动作几个小时,都白费了?”

“嗯。”

“嗯。”

刘海蟾跟永信大师点着头,认同对方说的话,你说的没有错,的确都白费了。

医家强者道:“也不算白费,刚刚至少看明白了,折叠纸鹤的符箓是金色的,同时还有佛门经文,能够一击破坏,这能耐不弱,告诉独眼龙吧,让他早做准备。”

“还好总部过来的恒建秋等人没有离开,在抵御邪物方面,也多了些帮手。”

也许这就是最后告慰吧。

毕竟那位已经住院。

听说腿都断了。

莫非那天坐着轮椅跟邪物开战吗?

想想就感觉可怕。

青山精神病院。

肖启穿着保安服装,躺在椅子上看着手机,他沉迷在网文中不可自拔,战神回归文看的他热血澎湃。

甚至他很想告诉别人,看什么看,没看到战胜回归首先第一份工作必然是保安吗?

就跟他的职业一样。

当然。

他现在的心情很不好,发现一本小说《战神回归,就你事多》,原以为是一本精彩绝伦的小说,可开篇就将他差点气吐血。

战神回归当保安,发现女儿住在狗屋,大手一挥召来千万兄弟,看到这里的时候,肖启热血澎湃,浑身血液都跟快要沸腾起来似的。

激动的都快跳起来。

他知道巅峰剧情就要到来。

主角将霸道的告诉欺压女儿的人,你们的行为已经彻底惹怒我,就算天王老子来了,都没有用。

但……接下来的剧情却让他崩溃,那些召来的兄弟,一人给战神一个大嘴巴子,嘴里骂骂咧咧道:

一天天的就你事多。

说实话,肖启差点口吐三升血,狗贼作者,你特么的会不会写啊。

那是战神,那些都是战友,兄弟情深,喊来镇场子是正常的事情,就算喊的次数有点多,你们也不能这样做。

都忘记曾经的生死与共,兄弟情深吗?

就算没兄弟情深。

那基情总归有点吧。

他给这本小说打了一分,同时留下一个差评,放下手机,重重的喘口气,需要好好的松缓一下内心。

看的差点原地爆炸。

就在此时。

他看到远方有两道身影走来,很熟悉。

仔细一看。

两位精神病患者回来了。

他心情微微一惊。

他对两位患者是羡慕的,毕竟是能够认识土豪的存在。

用小说里的话来说,就是靠山。

肖启拿起手机,给郝院长打电话过去,通知他现在的情况,在这段时间,他深刻的发现一个问题,没有这两位患者的精神病院充满安全感。

他都很久没有看到救护车过来了。

办公室里。

郝仁看着电脑,网页显示的是网络论坛关于邪物迁徙到延海市的内容。

“按照这情况来看,情况会很不妙啊。”

他抽着烟,轻弹着烟灰,露出凝重的神色,别看他好像不在意这些事情,如今关乎到延海市的安危,哪能不放在心上。

“如果来真的,有必要开启地下室了。”

青山精神病患的安全措施还是很好的,为的就是预防邪物大面积进攻。

手机响了。

接通。

没过多久。

他挂掉电话,来到窗前,看着站在大门口的那两道身影。

如果是以往,他绝对会说,怎么不在医院多待一段时间,现在就送回来有点过分吧。

而现在。

他有些怀念,好长时间没有见面,能不想吗?

郝仁关掉网站,收拾一番,直接去大门口迎接他们。

大门口。

林凡跟老张朝着保安室里的肖启挥挥手,露出微笑道:

“我们回来了。”

肖启身为精神病院的门卫,经常跟精神病患者打交道,虽然不敢说精通,但至少耳濡目染,小有成就,能够在最短的时间里,调整好心态。

“欢迎回来。”

能够跟精神病患者一问一答,也是一种进步。

“这有你们的一封信。”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一剑 唐时明月宋时关 魔域九重天 红楼春 练习生从徒手劈砖开始 现在我想做个好人 环球挖土党 三界劳改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