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顶点小说 > 从精神病院走出的强者 > 第121章 金尚武,我是冤大头吗?

第121章 金尚武,我是冤大头吗?(1 / 2)

     天才一秒记住「顶点小说」地址:www.23us.app  从精神病院走出的强者更新最快!

男子中年,相貌不算俊朗,留着的口子胡,平添一种男人味。

穿着很讲究,合身的西装,黑皮鞋,梳的雪亮的大背头,整体看来属于成熟中带有金贵的贵族老男人。

金尚武是国内特殊部门总部的高层,表面职位是战略部领导,暗地里的兼职暂时无人知道。

“一别几十年,还以为身为延海市特殊部门最高首领的你会不认识我这老同学呢。”

金尚武微笑着,拿出烟盒,递给独眼男一根,这是特制烟,外面买不到,价格昂贵,属于有价无市。

独眼男将烟放到鼻尖嗅了一口,称奇道:“不得了啊,权贵才能抽的烟,闻一口就知道金贵的很,如果不是你来,我这辈子恐怕都抽不起,就这一根要是放在外面拍卖,至少价值一万。”

这话看似说的很随意,但总感觉哪里有些不对劲。

“你这就说笑了,什么权贵不权贵,就俗人,以你的地位想要抽这样的烟,要多少有多少,不行回头,我给你送一箱来。”

金尚武笑着,说的很随意,一包价值二十万的烟,说送就一箱,说财大气粗外,也只能说有权有势。

烟的材料是用某邪物身上的东西,现代科技提炼出来的,奢侈品。

“这玩意我哪抽的起,不敢要,真不敢要。”独眼男摆手,拉开关系,就连刚刚接过的烟都递还给对方。

金尚武道:“还记仇呢啊?”

独眼男瞧着他,摸了摸长有茸毛的脑袋道:“哪能啊,谁都有年轻的时候,而年轻时大多数都重情义,讲义气,发生过的那都是经历,等以后退休回想着,都是回忆。”

当初的事情很简单。

就是因为义气,代价就是一颗眼珠子。

“唉,说这些干什么,你来延海市找我是不是有什么事情,有事就说吧,最近忙的很,刚刚肚子饿,吃了碗馄饨,味道很不错,也才六块一碗。”

“你要是想吃,下次请你。”

独眼男对金尚武没啥恨的,过去都过去,想想也不算个事,而且两者之间已经很就没有交集,之间有着时间的代沟。

金尚武点燃一根烟,深吸一口,“来这里之前,我去找了郝仁,他还是老样子,倒是没怎么变,就是这头发白了很多,我想跟他聊聊,没想到他很忙,都没说几句就不聊了。”

“你找他干什么?人家现在想着就是弄钱,你很有钱啊,有钱可以谈。”

独眼男对郝仁深恶痛绝,要不是他,也不可能认识两位精神病患者,而且前期还受那么多折磨,如今更是将患者带回特殊部门。

想想这件事情。

总感觉当初的自己是多么的不明智。

金尚武笑着没说话,显然很赞同这番话。

“你给钱了?”

独眼男见他就这么笑着,好像透露着一种,你还真聪明,真的被你说对了,果然是离的近,这都能猜到。

金尚武道:“老郝说他现在很累,一切都是为了青山,希望老朋友能帮帮忙,我想给了钱不请我去他办公室喝杯茶,聊聊天。给他支票他不要,让我转账,转五百万给他,等钱到账,他就说有事,先不聊,你说这人吧,怎么现在都这样了。”

“果然是越老越精,我记得他以前很老实啊。”

独眼男听闻大笑起来,“五百万就想跟他聊天,你这是想吃屁啊,人家得到富豪赞助,一年一个亿,看得上这五百万就已经很不错,至少再翻二十倍,我保证他邀请你到办公室喝茶,还能亲自给你点烟。”

郝仁给力。

老子看好你。

就凭你这件事情,以后见面绝对多多夸赞你。

“哦,差点说正事,你来找我到底有什么事情,我可不相信你闲着蛋疼没事来见我,这可不是你的风格。”

独眼男警惕着,就怕对方挖坑让他跳。

金尚武道:“最近上面空缺一个位置,我将你提上去,已经通过,你可以去总部任职,比现在要高一个等级。”

“我来就是跟你当面说这件事情,毕竟见面谈才能说清楚。”

独眼男惊愣。

离开延海市,将他提拔到总部,这的确是一件好事,只是最近延海市发生很多问题,那种消失三十年的邪物,魔神等等。

最近延海市邪物活动频率已经进入前十。

总总迹象汇聚在一起。

“你不会是叛徒吧?”独眼男问道。

现在就有点狠了,不说吹牛的话,他独眼男就是延海市的吉祥物,不对,应该是镇城之宝,他任职这么多年来,延海市风调雨顺,市民安居乐业,就连邪物都乖巧许多。

要不是泰山那边出现地陷,跑出来一群邪物。

外加操蛋魔神跑到延海市,导致邪物出现频率暴涨。

就他的名字,邪物听闻都得吓尿裤裆。

你别不信。

说的都是真的。

“我不懂你的意思。”金尚武说道。

独眼男笑着,“没啥意思,就随口说说而已。还有多谢好意,我在延海市习惯了,你要早十年二十年,我肯定跟你走,现在嘛,走不了。”

他能够成为延海市的首领。

靠的是一双打爆邪物脑袋的铁掌吗?

不……

他靠的是脑子。

就以目前的情况,他猜测几点……

如果他真的调任离开延海市,而在调任的那段时间,有空白期,延海市缺少一位像他这种宛如神明的强者,那肯定是要出大事。

邪物瞬间反攻,后果不堪设想。

反正他现在意思很明确。

谁要是把我从延海市调走,谁就是叛徒,就是想给邪物铺路。

真以为我傻啊。

“你真不想想?”金尚武追问道。

独眼男道:“不想,不想。”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一剑 唐时明月宋时关 魔域九重天 红楼春 练习生从徒手劈砖开始 现在我想做个好人 环球挖土党 三界劳改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