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顶点小说 > 青云直上 > 第一百一十四章 财经纪律

第一百一十四章 财经纪律(1 / 1)

第一百一十四章财经纪律

回到乡里,叶平宇在第二天早晨的例会上,把禁止白条吃饭的事讲了一遍,要求无论是谁都不准再打着乡里的名义到饭店吃饭,现在乡里面财政空虚,都揭不开锅了,如果大家还这样吃法,他这个乡长就没法当了,得躲债去。

他这样一说,下面参加会议的人不禁暗中笑了起来,叶平宇年龄不大,但当了乡长,也学会在开会时幽点默了,同时还把事情给讲清楚了,这也是一种本事。

顺着叶平宇的话,赵元功也强调了几点,在这个问题上他是与叶平宇达成共识的,叶平宇轻轻地讲,他重重地讲,以显出他乡委书记的身份,他这样一讲,下面的干部就不能不重视起来,一二把手都强调了,如果他们在外面乱吃,到时候承担责任的可是他们。

讲完这个事情,两人又安排了近期的一些常规性工作,接着会议就散了。散了之后,赵元功就通知他道:“叶乡长,散会后开个两委会研究一下近期工作。”

听到他这样说,叶平宇没有什么意见,会议散了之后,经白云通知所有的两委成员就到了楼上的小会议室开起会来。

到了会议室之后,叶平宇没有那么多的讲究,直接先来到会议室了,如果按照惯例,大概应当最后和赵元功一起走进来。

进来之后,看到有几个党委委员已经坐下,叶平宇便上前和他们打着招呼,组织委员迟军和人武部长谢强原来是曹大富的人,看到他来到后,也很客气地跟他打招呼。

现在乡里的党委委员还缺宣传委员,自打高可辛升迁之后还没有配齐,其他的副书记党委委员什么的都还是原来那拨人,在叶平宇面前他们是老资格,现在叶平宇当了乡长,说心里话,他们多少是有些不服的。

但叶平宇现在表现得非常精明,无论是说话办事,还是提出的一些主张,都让他们感到有板有眼的,不敢小觑。

赵元功也是,本来他就对叶平宇不敢轻视,现在看到叶平宇慢慢显示出乡长的气派来,他更不敢不把他放在眼里,作为乡里的一把手,要时刻把握大局,否则一轻敌,就有大权旁落的可能。

今天的这个会议是他提出开的,主要是研究讨论当前的计划生育工作,农村的三提五统收缴工作。三提五统是农村群众交的税收,也就是后来的农业税,乡里的财政大部分要靠这个来维持运转,由于企业少,税收倒是小头。

会议一开始,赵元功便让叶平宇介绍一下当前的财政状况,叶平宇便把当前的财政困难讲了出来,并说到昨天去县财政局要钱的事情,钱虽然终于要来了,但是那些钱也是给老师们发工资的,其他的开销还是不够,所以大家得节约着点,开源节流。

最近因为财政紧张工资发不上的事已经搞得人心慌慌,现在大家一听叶平宇到县里终于把钱要来了,那眼睛就是一亮,感到叶平宇是有点本事的,一来就解决了这个大难题,不能不让他们感到刮目相看。

叶平宇讲完,赵元功扫了会场一眼就说道:“刚才叶乡长讲了乡里的财政状况,我和他压力都很大,原来的时候花钱大手大脚,没什么约束,搞得我们现在亏了空,如果继续这样下去,乡里是没法运转了,所以我们要加强财经纪律,不允许乱花一分钱,白条吃饭的事早晨已经讲过了,在这里我就不多说了,我现在要强调的是,花钱用钱要有程序,不能乱了规矩,各项开支,还是坚持县里要求的乡长一枝笔制度,所有开支,每一笔都要经过叶乡长的签批,否则财政所有权拒付,前段时间,有人跟我反映,财政所私下把一些帐给报了,这样的行为要坚决禁止。此外,今后凡是单笔五千块钱以上开支的,除了叶乡长签字之外,还要报告到我这儿,经我同意,才能支付,乡里困难时期,必须严格财经纪律,希望大家能认识到这件事的重要性,自觉遵守这项纪律。”

赵元功很严肃地说了这个问题,一时让大家感到一头雾水,不明白他为什么会突然提到这个问题,打白条吃饭的事早晨说过了,现在却又来说一遍财经纪律的事,难道有人违反财经纪律了?或者意指财政所,梁军要倒霉了?要求五千块钱以上开支要经他同意是什么意思,难道是在削叶平宇的权?

叶平宇坐在那里认真听着赵元功讲话,表情平静,没有任何反应,但他心里却是明白,赵元功为什么要讲这番话了,昨天给王芳云五千块钱那事,他没有向赵元功请示即支付了,当时虽然没说什么,但是现在却列出了一条红线,一条五千块钱的红线,明显是针对他的,意在警告他,以后不要擅自作主,有事多请示汇报,否则就会受到敲打。

说实在的话,他现在没有与赵元功进行抗衡的意思,昨天没有向他汇报这个事,是他一时失误,让王芳云给搞得心乱如麻,所以才直接同意支付这些钱的,如果不是这种原因,他大概不会擅自作主。但赵元功反应迅速,既借此约束了他的权力,同时也敲打了他,让他今后小心一些,其权术手段可见一斑。

这个还是小事,赵元功对财政所的一番指责更引起了他的注意,他感到赵元功很可能借此事,来调整掉梁军的财政所长职务,如果是以前,他真希望搞掉梁军,但现在形势发生了变化,有梁军在可以形成一个制衡的格局,不会让整个草岭子乡完全处于一个人的控制之下,所以在这个事情他得表明自己的态度。

赵元功话一说完,刘延伟跟着说道:“财政所现在有点名不符实,有钱也报不出,上次赵书记给我签过字的条,到现在还没有报出来,说是没有钱,但到底是什么情况我看说不准,不过现在一听赵书记说,才知道财政所私下把钱支付给别人了,哪还有钱支付给我们?我看这件事要整顿,整不好,就要换人!”

赵元功说的还很隐晦,但是刘延伟却是赤裸裸的了,就和上次换赵运财一样,几乎是同一个理由,原来赵元功签过的字,肯定要经曹大富的点头,如果曹大富不点头,梁军不会支付给他们的,刘延伟一直跟在赵元功后面,曹大富肯定要治他一下,不给他报帐。

谁知现在换了天,风水轮流转,轮到赵元功当家了,刘延伟自然就要把这个事提出来,这个时候其他的两委成员都成了看客,就是吴振全也不说话,他虽然与赵元功不一系,但是没能当上乡长仍然让他感到很恼火,还管其他人怎么样?

而且刘延伟说要换人的事没有明说,其他两委成员也不好多说什么,任他在那里表演。

想了一想,叶平宇觉得在这个事上,不能不表表态,赵元功今天开这个会有针对他之嫌,虽然原来与他关系不错是事实,但是权力这东西,并不是因为私交好就会不产生矛盾,他刚才敲打自己,也是很正常的事,要是他,估计他也会这么做,否则时间一长,便会出问题,谁都不是傻子。

他虽然对梁军讨厌,但是他现在需要梁军的支持,梁军在某些方面还是有长处的,比如拉拢人上有一套,如果他现在出面为他说句话,一方面会让他感激,而另一方面则会让原来曹大富的人愿意站到他这一边来,这是一个非常有效的政治手段。

因此权衡利弊,他决定支持一下梁军,为梁军说句话。

清了一嗓子,叶平宇在刘延伟说完话之后,便淡定地坐在那里说道:“刚才赵书记提出加强财经纪律,我举双手赞成,原来财经状况确实是比较混乱,花钱随意,开支随意,是个干部都能到饭店去签字吃饭,这样下去迟早要把我们给吃垮,现在赵书记提出加强财经纪律我觉得非常及时,而且很有必要,昨天王芳云到我这里来要帐,搞得我一时脸红脖子粗的,我刚刚上任就遇到了这样的问题,放在谁身上都感到很没面子,这也是我要求禁止白条吃饭的原因。没有规矩不成方圆,现在我们立了这个规律,就要遵守这个规律,但对以前的事情,我们不能怪罪哪一个人的头上,只所以发生这种混乱的情况,是因为我们之前没有立好规矩,不知者不为罪,对于以前那些拿白条吃喝的干部,我们也没有作出处分,但对于今后仍然违反我们财经纪律的人,那我们要作出处理。这个事情要向财政所说明白,只要财政所坚决按照这个要求执行,我相信财政所的工作会干得很好,以前的问题和今后的问题要分清,我们是新班子,新规矩,对以前的事我建议不要过多追究,但对以后要严格追究!”

热门推荐
用我名字,冠你姓氏 我的二十二岁未婚妻 谋爱成婚 真正男子汉 体坛之召唤猛将 阴婿 超级乐神 暴力护筐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