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顶点小说 > 青云直上 > 第二十三章 领导的架子问题

第二十三章 领导的架子问题(1 / 1)

第二十三章领导的架子问题

第二天上午,县委组织部副部长谢良山带着组织部的两名干事来到草岭子乡,准备宣布县委对草岭子乡领导班子的人事调整决定。

而在此之前,其实桂启祥有让谢良山来到草岭子乡担任乡委书记的意思,虽然张铭顺支持曹大富担任书记,但是桂启祥对曹大富的印象不大好,看不中他,所以就想着从县委机关调下一个人到草岭子乡去任职,觉得谢良山就不错,就想让他去。

但谢良山对到草岭子乡任职没有多大兴趣,因为这个地方太穷了,而且交通也不方便。草岭子乡是以山命名,附近有一座不大不小的山叫草岭子山,山的旁边还有一条河,叫做沱河,虽然是有山有水,但是经济却是十分的落后,乡里头没有厂子,一切靠农业为主,老百姓的收入不高,到这里来任职是许多县里干部的畏途,当初赵元功被调到这里工作,听说都哭了好几晚上,才被迫来到这里任职的。

谢良山是县委组织部副部长,杨龙很倚重他,现在要让他到下面去任职,杨龙也不大愿意,而且让他担任的职位是乡委书记一把手,他个人不愿意去,那么县委就不能强求他去,否则会影响到工作,因此在征求意见之后,桂启祥就放弃了这种想法。

草岭子乡谢良山来过多次,他知道这里的情况,所谓穷山恶水出刁民,不但经济不发达,工作也不好干,来这里干啥?

就是在这个地方被提拔了,那也不算是什么好事情,不如他老老实实地呆在县里舒服,县委组织部位高权重,谁都会高看一眼,而要是到了这里,虽然是一方小诸侯,但总比不上县委组织部高高在上的好。

谢良山一路上想着这些事情,经过接近两个小时的颠簸,就来到了草岭子乡,曹大富已经做好了迎接的准备,召集全乡的机关干部和各村的村干部,一起到乡会议室里召开大会,他和赵元功两人正呆在一起商量着相关的事项,虽然两人一直不睦,但是工作上的事情还是要相互配合的,那种公开撕破脸皮,直接相互拆台的情况在官场上还是很少发生的。

大会马上召开,叶平宇一时成了忙里忙外的人,曹大富当天从县里接受谈话回来之后,就把他叫到自己的办公室将县里的决定告诉了他,由于他事先知道了这个情况,所以在听了曹大富的话之后显得很是沉稳,让曹大富感觉不错,相比起举止轻佻的梁军,叶平宇在这方面要强得太多。

和叶平宇谈完这个情况以后,曹大富就让他从现在开始就履行起党政办主任的责任,准备好明天的会议,老郑就不再负这个责任了,梁军也不要再参与办公室的工作了,他另有安排。

一听到这种情况,叶平宇就感觉梁军在曹大富的心目中还是非常地受到重用,等他当上党政办主任以后,估计不会领导到他,很可能要安排到其他部门去,这样也好,不用与他再打什么交道,有利于他对党政办的管理。

在和叶平宇谈完话以后,曹大富又把梁军给叫上来,把这个情况也和他说了一下,一听到事情居然变成这个样子,梁军站在那里半天没有说出话来,自己辛辛苦苦地为曹大富出了力,现在却没有得到回报,他心里感到不平衡啊!

看到他这个样子,曹大富就对他说道:“小梁,这次的调整完全是县委作出的决定,我个人当然是想让你上去,不然我也不会带着你去见张书记了,但是最终县委没有同意,我也没有办法,不过你不要有什么情绪,虽然当不上党政办主任,但是其他的职务我会给你安排的,你不要着急,党政办的工作你以后就不要参与了,等过一段时间,我把乡里头再调整一下,到时候哪个职位好就让你担任哪个!”

听到曹大富安慰他的话,梁军心里面虽然不舒服,但是他也不能再说什么了,他不清楚县委为什么没有同意对他的安排,也不明白叶平宇为什么会上位,如果没有曹大富的推荐,叶平宇能上位吗?

一时想不通这里面的事,但他也不能直接问曹大富,既然事已至此,他就是说什么也没有用了,好在曹大富在下一步乡里的调整当中会安排到他,而且还是哪个职位好就安排他哪个,那肯定就是财政所了,除了党政办,乡里头没有比财政所更好的单位了,如果让他来担任财政所长一职,他倒是还满意的,只是赵运财会安排到哪里去?这倒是可能让曹大富都感到头疼的事情。

叶平宇从曹大富的办公室里出来以后,回到党政办,常芳和赵雅楠两人就围了过来,问他有什么事。她们两人算是知道叶平宇担任党政办主任一职的事了,常芳当时匆匆忙忙从宿舍里出来,跑到党政办就是专门打电话来打听这个事情的,而让人想不到的是,她打给电话的那个人居然是肖建中。

她和肖建中在此之前曾一起在县委党校里面培训过,便就此认识了,然后联系得慢慢紧密起来,有着那种男女朋友关系的意思,但是一直没有明确,常芳是比较看中肖建中的,而肖建中对常芳也是很满意,但是与此同时,县里有人给他介绍了一位局长的千金,这就让他有些犹豫了,常芳的家庭也就是一般的家庭,肯定是比不上局长的家庭,如果能与局长家的千金搭上关系,那可就了不得了,不但在仕途上会有所帮助,就是在经济上也会有很大的改善。

此时,肖建中两边都没有定下来,所以接到常芳的电话,他还是很亲热的,一听到他问到这个事情,便直接告诉她道:“你们乡的党政办主任现在定的是叶平宇,他与我是同学。”

以前两人认识的时候,肖建中并没有提过叶平宇是他的同学的事,现在一听到他与叶平宇居然还是同学,常芳的心里就是一惊,这事倒是巧了,叶平宇与肖建中是同学,而她现在又在叶平宇的手下工作,那倒是可以让她如鱼得水了。

有了这么一个情况,常芳不能不激动地向叶平宇表示祝贺,赵雅楠自然也是知道了,从办公室出来之后,看到叶平宇,便喊上叶主任了。

现在有了曹大富的直接安排,叶平宇相当于先履行起党政办主任的责任,她们两人很是听他的话,便坐下来和她们商量了一下,如何做好明天会议的准备工作。

姚伟国现在不关心这件事,老是见不到他的人,叶平宇现在也没法说他,但是如果他正式担任党政办主任了,就不能这般随便了,让常芳和他好好地谈一谈,如果他愿意呆在党政办,那就好好地干工作,不会把他调离,但是如果他不愿意好好干了,那只好将他调出党政办。

所以现在党政办里就他们三个人在干工作,然后三个人便一起到乡会议室里布置着事情,明天的人员很多,卫生需要打扫,领导的座牌号需要打印,茶水什么的也要安排好,原来他们三人经常做这些事情,所以做起来也是十分的顺手,只是让叶平宇这个准党政办主任有些太没有领导样子了,原来的时候,牛振才肯定不会亲自打扫卫生安排这些事情。

看到叶平宇忙得满脸冒汗的样子,赵雅楠就在那里笑着说道:“叶主任,我看你就去歇息会吧,我和芳姐两个人干就行!”

叶平宇正在扫着地,听到赵雅楠的话,就笑着站起来,擦了一把汗说道:“没事,你们千万别我当成什么主任来看,我们都是年轻人,没那么多的规矩,也不要叫我什么叶主任,还是直接叫我名字,听着感觉舒服!”

常芳也在打扫着卫生,听了他们两人的话,就从旁边也露出头来,笑道:“那怎么能行,没有规矩不成方圆,我们私下里可以随便一些,但是在工作上还是该怎么办就怎么办,不然大家都不当回事,你这个大主任恐怕就会当不下去了!”

叶平宇转念一听,觉得常芳说的也是,如果他没有什么官威,在大家心目中没有威信,安排别人安排不下去,那这党政办工作就没法开展了,虽然说他感到自己年轻,不想摆出什么领导的架子,但是有的时候这架子不摆,威信就树立不起来。你看曹大富原来当乡长时就没有什么架子,但是一主持草岭子乡委的工作了,那架子就摆了出来,别人在他面前就得规规矩矩了,安排什么事情,别人也不敢不去做,这样一来乡里的工作就开展了起来,如果他还和原来那样没有什么架子,和和气气的,说什么话也没有人听,那他还当什么乡委书记?

他现在其实就和曹大富刚开始主持乡里工作时相似地,也要显出一点威严来,才能让党政办里的其他人服从他的领导,常芳的说的话有一定道理。

但是他感觉如果只有威而没有恩,一上来就搞得很严肃,大家可能不会买他的帐,那这威也就起不到作用了,必竟他没有一定的工作基础,参加工作时间短,在这个时候还是要谦虚一点好,先姿态低一点,让大家先买他的帐,然后经过一段时间的工作,让大家承认他的权威,再摆起领导的架子来,让大家好服从他。

热门推荐
用我名字,冠你姓氏 我的二十二岁未婚妻 谋爱成婚 真正男子汉 体坛之召唤猛将 阴婿 超级乐神 暴力护筐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