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顶点小说 > 桃花有主,温缱入骨 > 【108】记起前程往事的那个……你了!①

【108】记起前程往事的那个……你了!①(1 / 2)

     天才一秒记住「顶点小说」地址:www.23us.app  桃花有主,温缱入骨更新最快!

慕珩却是一脸志在必得,“能怎么办?当然是带婳儿回去了!”

清风道长看了他一眼,虽然心里也觉得这下慕珩的麻烦大了。可转而一想,既然子婳还活着,这对慕珩来说。其实已经算是个天大的好事了。

慕珩和清风道长正说话时,原本已经睡了的小果儿,在太监的帮忙下笨拙的捧着一碗参汤走了进来。这两个大人看到他,便也不开口再提颜子婳的事情。

而小果儿也是一脸乖巧的将参汤捧到清风道长面前,粉嫩的脸颊上两个酒窝特别甜。

“义父……小果儿专门给你……喝的。”

小果儿突然间这么贴心,清风道长受宠若惊。他从他手里接过那碗参汤,一股脑的就喝下了。等他喝完后,刚想开口夸奖小果儿几句,小果儿又对身侧的太监递了个眼神。

太监就躬身退下去,不久后就端来一盆热水。小果儿将两个袖子一挽,蹲到清风道长面前。奶声奶气的说着,“义父……给你洗脚!”

清风道长马上惊愕的又是一脸受宠若惊。

慕珩勾着嘴角,看着儿子宠溺的笑着。

在慕珩的催促下,清风道长脱下脚上的鞋子,小果儿也不嫌清风道长脚臭,格外乖巧的帮他洗了次脚。

当然了,他年龄毕竟还小,洗的也不是很好。不过这也足够让清风道长感动的。

晚上,父子两躺在床上。

小果儿胖嘟嘟的身子在床上滚了滚,黑暗里睁着一双锃亮的眼眸,炯炯有神的看着慕珩,“父皇,我今晚这么乖的……照管义父……你什么时候再去见一见母后,让她快点回来啊……”

慕珩宠溺的勾了勾他的鼻子,“下次吧。下次父皇见了你母后,一定在你母后面前夸你。”

听说父皇要在母后面前夸他,小果儿高兴的又是甜甜一笑,卷翘的睫毛像两把小刷子似的眨着,像只可爱的小狗一般在慕珩怀中轻蹭着。

被儿子这么一蹭,慕珩心里已经软成一片了。

轻轻的捏了捏他的鼻子,“你啊,就只有小聪明,整天拿你义父做文章。你要是能像涵儿那样三岁识千字。四岁能背唐诗宋词,父皇平日里也不会对你那么严格了。”

怎么又提涵儿啊。小果儿不满意的瘪嘴,“读书不好玩。”

慕珩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可你不读书,以后连字都识不了几个字,谁家姑娘眼瞎才要嫁给你啊。”

小果儿傲娇的哼了声,“父皇不怕!漂亮的姑娘……不眼瞎……那小果儿就自己眼瞎就好了……义父说了,当年母后刚嫁给父皇时,母后长的可丑了啊……可父皇还是眼瞎的要娶母后啊……”

慕珩,“……”

小果儿又傲娇的轻拍了拍慕珩的肩膀,一副老干部慰问贫苦老百姓的姿态,“不过还好父皇你当年眼瞎了……要不然哪里来的这么可爱的小果儿啊。”顿了顿,他眉眼轻扬。“哎呀,太羡慕父皇和母后了……怎的可以生出如我这般可爱的儿子来啊……”

慕珩,“……”

小果儿又扁了扁嘴巴,要发言。慕珩怕他又说出什么雷语出来,将他的脑袋一按,“好了,你该睡觉了。明天早点起来练字背文。”

“父皇!”小果儿小脸一垮,马上求着。

“再求我就让人先把你送回国,让曾外祖父管你了。”慕珩不妥协的说着。

一听要被送回去给沈老太傅管,小果儿委屈的瘪了嘴,阖眼睡觉。

慕珩等听到他清浅的呼吸声后,又轻柔的给他盖好被子。窗外,枫树贴着轩窗一吹,树叶就“沙沙”作响。

慕珩伸手轻轻摩挲着唇瓣,唇瓣上似乎还残留着与她唇瓣相贴时那种轻柔的触感。嘴角抑制不住的向上轻扬了扬,但下一刻就又挂念起她身上中的毒。

辗转间,才昏昏入睡。

只是这一夜,他的梦里又梦到了她……

太子府的后院里。

绍云筠等颜子婳把芙儿哄睡了却依旧没有要离开的意思。

“阿姒,你刚才做了什么梦啊?”他故作轻松的问着,可其实他刚才已经听到了她梦中的那些呢喃声了。

一个“九公主”,一个“九千岁”。

这两个最能挑动他神经的敏感称呼让他脑海里生出一种惊惶无措的恐惧感。

他怕,怕她想起过去的一切,怕她再一次投入慕珩的怀抱之中……

颜子婳抬头去看绍云筠,却轻摇着头,没有将梦中的事情告诉他。她只轻轻的说着,“我累了,其他的事情明天再说好吗?”

“阿姒!”绍云筠忽然抓住她的手,颜子婳一怔。

“阿姒,我知道你失忆了,所以我一直没有逼你。可我已经等了你三年多了。这三年多里,你……对我总是冷冷淡淡的,我……我一直告诉自己,我们是要过一辈子的,你暂时对我冷冷淡淡,没关系。我耐着性子等你就是了……可,可我忽然又觉得……若是我不把心里的话跟你说了,你会一直装糊涂下去。”

在颜子婳还没有做好准备时,绍云筠已经将头凑到她跟前了。

四目相对,鼻梁对鼻梁。

他喉结一个上下翻动,就又要上前去吻她的唇瓣。

颜子婳却是下意识的闭上眼睛,抿住唇瓣,似乎是有些抗拒绍云筠的触碰。

而她这下意识的动作让绍云筠身子一僵,伸出右手食指在她抿住的唇瓣上来回摩挲的。

食指指腹下传来柔柔、软软的触感。

一股奇异的感觉瞬间涌上心头,他身子一震,咬了咬唇瓣,忍不住就按住她的头,贝齿一撬,霸道的闯入她的唇内。

感受着他嘴唇的温度,颜子婳却还是不舒服的伸手将他推开了。

感觉到她的抗拒,绍云筠失望的看着她。

“我累了……”颜子婳低低的说了句,避开他的目光。

绍云筠一瞬不瞬的盯了她许久,冷情双眸里仿似有股汹涌的潮汐在澎湃激/荡着,但到最后,那股澎湃的潮汐还是被他压了下去。他冷眸黑幽了下去。

“那好……你先好好再休息一会儿。”他温柔的像个体贴的夫君一般。

离去时,似乎还怕芙儿打扰到他的休息,他将芙儿轻轻抱起,才离开了屋里。

等屋门被阖住的那一瞬间,床榻上躺着的颜子婳又睁开了眼睛,她伸手轻轻的摩挲着她刚才被绍云筠吻过的唇瓣。

他的吻,一点都不甜。低见找弟。

她觉得。

绍云筠离开屋子后就将芙儿交给奶娘照管。等他回到书房时,东来已经在书房里静候他了。

一见到东来,绍云筠两条冷眉轻扬,脸色无比凝重的说着,“东来,你现在就再去把你师叔祖给找过来。”

东来一听他这样说,就知道可能是九公主那里出事了。他双手互相搓了搓,紧张的说着,“殿下,卑职的师叔祖半年前远游去了,卑职现在也不知道他在何方啊。”

“找!那就给本太子找!即使掘地三尺也给本太子找!”绍云筠修长的手指关节将书案的桌面敲的“咯咯”作响,一张冷峻的面庞上罩着满满的戾气。

东来见他如此,一时间也不敢再上前顶撞他。只得恭敬的领了名退下去。

当夜,他就骑着马带着一批属下离开了太子府。

黑夜总是滋生罪恶的温床。

同在汴梁,这一夜幕僚也将宫中缙云公主招亲的结果禀告给承阳王。

“王爷,这缙云公主今夜并没有挑选她满意的驸马,看来缙云公主的招亲宴还要再办啊。”

承阳王右手的大拇指不断的摩挲着左手大拇指上的扳指,一只脚有节奏的轻踩着地面,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

似乎眼下发展的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中似的。

门口,他的一个老仆领着一个戴银质面具的男子走进屋里。承阳王的目光瞥见那个走进来的男子,眼眸一亮,起步就向男子走去。

那个戴着银质面具的男子身材高大颀长,他在承阳王还未走到他面前时,就向承阳王行礼,“父王!”

“策儿。”承阳王脸上带着慈父般的笑容,连忙身上去搀扶他。

承阳王的幕僚们也纷纷向戴着银质面具的男子行礼,皆称呼他为“少公子”。

承阳王领着戴了银质面具的男人走到轩窗前,一把推开紧闭的轩窗,父子两人住在酒楼的第三层。从高往下俯瞰,将整个汴梁城一半的夜景尽收入眼底。

“策儿,咱们父子两这三年多来,像两条狗似的被人撵来追去。可……咱们明明姓百里。几百年来整个明楚国都是咱们百里家的人。现在属于咱们百里家人的江山却被慕珩那个欺世盗名的窃国者抢去了,父王真的是太不甘心了。”

窗外,月明星稀,岁月静好。

屋里,承阳王言语里有着克制不住的愤怒,但他回头看了看自己身侧站着的男子时,眼里漫溢上无限的期盼来,“现在,咱们的敌人慕珩也和咱们一起在汴梁城呢。策儿,你是父王最看重的孩子了,父王也把复国的希望都寄托在你身上了。”

戴着银质面具的男子轻点着头,“父王,你想让策儿做什么?”

“做出云国的驸马!”承阳王语气里已经又是抑制不住的激动了。“只要你成了出云国的驸马,再加上父王这几年在明楚国里的钻营,咱们父子联手,一定可以把慕珩从皇帝宝座上赶下去!”

戴着银质面具男子听后,稍微沉默了小片刻,然后才点头应下,“策儿一切都遵照父王的安排行事!”

有了他这样的一句话,承阳王心情激荡,一下子拍着他儿子的肩膀,父子两一起展眸望向窗外。心中皆是生出一种豪迈的激越感。

仿佛明楚国的天下最终又会落回他们百里家人的手中。

忽的,夜空中有一颗流星拖着一道耀眼的尾巴从夜幕中划过去。

在离承阳王父子两住的客栈仅隔着一条街的某间矮小破败的小屋里,已经发了两天烧的宁清扬从昏睡状态中幽幽转醒。

“薇娘,水……”整个人无比虚弱的宁清扬只觉得喉咙好似要冒烟了一般,他极为艰难的才从喉咙里挤出声音来。

可并没有人回应他。

不得已的,他只能拖着病怏怏的身子从床榻上起身,走到屋子中央的桌子前,他想要给自己倒一杯水。可一提起茶壶才发现茶壶里根本就没有水。

紧闭的屋门“吱呀”一声被人从屋外推开,昏暗烛光下,穿着破旧衣服的百里子薇扭着她的纤腰走了进来。

看到宁清扬,百里子薇下巴微抬,从鼻子里发出一个“哼”声来,睨着他的目光也是极为鄙夷的。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仙网 天珠变 天才名医 诡胎难产 与尸同眠 重生之福来运转 阴魂超市 都市悍刀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