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顶点小说 > 桃花有主,温缱入骨 > 【106】又被女霸王给黏上了!

【106】又被女霸王给黏上了!(1 / 2)

     天才一秒记住「顶点小说」地址:www.23us.app  桃花有主,温缱入骨更新最快!

满殿人皆顺着说话声向慕珩看过去,绍云筠看了慕珩一眼,就又迅速的向高台之上的颜子婳看去,一颗心瞬间就提到了嗓子眼处。

慕珩身形修挺,目光炯炯的也望向颜子婳。

颜子婳两条黛眉轻蹙。眉头微皱,借着满殿的光线也打量着慕珩。

殿内,万千绚亮的烛光在他身上镀上了一层金色的光晕,他就站在那里,一身月牙长袍,高贵邪魅,像是把整座大殿的华光都敛尽了一身。

颜子婳脑子一疼,心又像是被什么给用力的撞击了一下。

胸口骤疼了一下。

绍云筠将这两人间的对望又收入眼底,连忙出声对慕珩拱手,“明楚国皇帝陛下,孤这位姒夫人并不擅长弹琴。恐怕要让皇帝陛下失望了。”

“哦?”慕珩霸道的目光并没有从蒙着面纱的颜子婳身上移开,反问着,“那请问太子殿下,你这位姒夫人会有什么才艺啊?不要告诉朕。堂堂出云国太子殿下的女人却是个一无是处的女人。那样的话,朕就觉得贵国缙云公主找这位姒夫人来这殿里简直是来侮辱我们这些人了。”

慕珩的嘴巴太毒了,绍云筠被他这么一说,马上就轻噎了下,不知道该怎么回复了。

想了想,他只能从殿中起身,回到自己座位处,低声在东来的耳畔边轻声吩咐了几句话,东来得了他的命令,急忙的退出了大殿。

满殿的宾客听慕珩这么一说,更是把目光投在了颜子婳身上。

而献云帝本就对颜子婳没有好感,如今听慕珩这么说,他更是不会维护颜子婳。冷冷的且带着些许不悦情绪对颜子婳问道,“姒夫人,除了琵琶你还擅长什么才艺啊?”

颜子婳被献云帝这么一说,才收回投在慕珩身上的目光。出声说道,“婢妾会弹琴。”

三年多前,她一觉醒来,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太子绍云筠。除此之外,她还发现她原来已经忘记了过去的事和人。低坑巨圾。

绍云筠告诉她,她的身份是他纳的一位夫人。因为出府烧香时遇到了流寇。她逃跑时脑子磕到了石头上,这让她失了忆。

她当时差点就相信他的话了。可以后的接触里,她心里总是有个声音在告诉她,绍太子并不是和她多亲近的人。

后来她生下女儿芙儿,这两年多里,绍太子对她和芙儿也算是尽心尽力,但奇怪的是她并没有因为绍云筠对她和女儿的这种态度,而改变她的认知。

她还是觉得没失忆前的她和绍太子并没有多少亲密的关系。

唉。女人的直觉啊,有时候就是这么奇怪啊。

慕珩听完她的回答,唇角扬起一抹和煦的笑容来,整个人更显俊美傲挺。

“哦?既是如此,那姒夫人就为我们这些外来的人弹首曲子吧。”

献云帝为了不在殿中这些宾客面前丢脸,便吩咐太监们为颜子婳准备了一把古琴。

颜子婳遥向慕珩的方向行了一礼后就在琴台前坐下。她芊芊素手在琴弦上试拨了几个弦音后,悦耳的琴声就如潺潺的溪水在殿中人耳畔流过。

缙云公主眯了眯眼,看着端坐在琴台前的颜子婳,看着她熟练拨动琴弦试音的动作,她忽然有种如鲠在喉的强烈感觉。

今晚她找来这个让她无比讨厌的姒夫人,可是要拿她来衬托的。

但若是等她把琴曲弹好了,她怕原本属她的风头到时候反而会被这个下贱的女人给抢走了。

趁着她还只是在试音,她用沙甜的嗓音忽然开口说道,“诸位,这姒夫人的确会弹几首琴曲,但她还是最擅长弹奏琵琶。既然明楚国皇帝陛下你不喜欢听琵琶曲,那本宫就召乐师来弹奏琴曲就可以了。要不然本宫怕姒夫人弹奏的古琴曲会污染了各位的耳朵。”言下之意,她弹的琴曲可难听了,就不要让她丢人现眼了。

缙云公主这番话落下后,就求救般的向献云帝看去。

献云帝自然是无论如何都会偏袒她最爱的女儿了。听她这般说,他摸着胡须也笑着道,“还是朕的缙云想的周到。怎的可以用一个只会弹奏几首古琴曲的女子来为大家弹奏琴曲啊。”

献云帝话一说完,马上就有太监将殿中负责弹琴的乐师给召了上来。

已经坐在琴台前的颜子婳一时间又不用弹琴了。绍云筠几乎是三步并作两步的走到高台处的颜子婳身侧,拦住慕珩投向她的目光。

“阿姒,没事了。我让人送你回太子府。”绍云筠柔声的说着。

慕珩将高台上两人的反应收入眼底,光滑饱满的额头处有一条细纹乍现。

他俊逸的下巴微扬,恣意而张狂的笑着,“出云国皇帝陛下,这姒夫人该不会根本不会弹琵琶只会弹琴吧。可因为得罪了缙云公主,就被缙云公主推出来衬托公主多才多艺的吧?然朕这个不了解详情的人突然横插了一脚,让姒夫人弹琴。缙云公主怕姒夫人抢了她的风头故意说姒夫人不会弹琴吧。”

他这张狂的话一落下,满殿静悄悄。

天啊,这明楚国皇帝也忒大胆了些吧。这里可是出云国啊,他这般口无遮拦的说公主是个妒且气量小的人,这分明就是不给缙云公主台阶下啊。

献云帝脸上有了愠怒。

缙云公主虽然蒙着面纱,可她面纱下的一张脸也已经被气的涨红了。

慕珩把话说的这般“刻薄”了,献云帝倒不好当着满殿人的面发怒,要不然可不就坐实了他们绍氏一族人气量小的事实了吗。

嘴角扬起一抹虚伪的笑容来,献云帝说道,“明楚国皇帝,你可真会开玩笑。朕的缙云她一向最为仁慈善良了,见到一只蚂蚁她都舍不得踩死。就她这般品性好的姑娘怎么可能妒忌一个卑贱的妾室啊。她刚才只是怕委屈了众人的耳朵啊,明楚国皇帝陛下你既然要让她弹首琴曲,那朕就命她弹就是了。”

慕珩掩唇轻笑,又往颜子婳的方向投来一眼,但因为绍云筠在他们中间隔着,他并未看到她脸上的表情。

他拂袖一扫,“朕看还是算了吧。眼下事情都发展成这样了,朕还怕你们的缙云公主等下又要偷偷命人向姒夫人传话,让她故意把琴曲弹的乱七八糟。”

献云帝额头上的青筋已经冒了出来。

这慕珩怎么一回事,来别人家的地盘做客还这般不客气。

缙云公主更是被慕珩的话给刺激的双眼冒火。她原本以为这个邪俊到如仙如妖的慕珩一定是因为她的美名已经传到了明楚国,这次才千里迢迢的来出云国参加她的招亲宴。

可现在看来,自从她皇兄身边的那个贱女人上来后,这慕珩言语间可都是在帮这个女人啊。

高高在上的缙云公主想了这些,心里马上就已经醋海生波了。

她非常勉强的才挤出一抹笑来,用沙甜的声音又说着,“明楚国皇帝陛下,那要缙云如何做,才能让你觉得满意?”

慕珩一脸狎谑的笑着,将双手一摊,一副纨绔痞子的模态,“朕也不知该如何是好啊。”

小果儿见他父皇摆出这么一副纨绔痞子之态,他也有样学样,从座位上站起身,将手一摊,“本太子也不知该如何是好啊!”

缙云公主几乎要被这一大一小的父子两给气的吐血啊。虽然她的确存了让那个下贱的姒夫人当她陪衬的心思,可这也不算什么大事吧。她是公主,天上就是高贵的,让她那么个下贱的女人当她这个高贵公主的陪衬品,这是在抬举她好不好。

可这个慕珩啊他几句话之间,就已经将她推入了一个前进不了后退不能的尴尬境地。

就在这僵局之中,殿外有一个太监急匆匆的跑进殿内,对着殿中的献云帝行礼,说道,“启禀皇上,东宫那里来人说芙儿小姐突发热疾,希望姒夫人赶快回府。”

献云帝对颜子婳不喜,对她生下的女儿也是极为不喜的。

所以,虽然芙儿是太子府唯一的孩子,但献云帝对她并没有多好。

听太监这样禀告,献云帝又是厌恶的睨了颜子婳一眼,有些不耐烦的说着,“那既是如此,就快点让她回去照顾孩子吧。”

颜子婳听说女儿突发热疾,心里一颤,就想着赶紧回去。但她眼眸的目光又不经意间扫过绍云筠的那张脸。

听说女儿生病了,绍云筠脸上并没有什么忧色。

她黑亮眼珠子一动,忽然想了起来,芙儿该不会并没有出什么事情吧,太监是绍云筠安排的。目的是想让她快点回府?

这样一想,她又细细的观察了绍云筠脸部的表情,很快的就证实了她的猜测。

既然献云帝已经让她回去了,颜子婳便也不能再呆再殿中了。临走前,她又眯着眼向慕珩站着的方向看去了一眼。

脑袋又是一痛,可她又什么都想不出来。

不得已的,她只能将目光从慕珩的身上移开,迈着莲步走出了大殿。

她这么一走,缙云公主心里却还是不满意的。凑在献云帝耳畔边低语了几句,献云帝娇宠女儿,这便也就遂了她的意。

笑着对殿中的宾客们说道,“诸位贵宾,刚才那插曲就当抛砖引玉的前奏吧。现在诸位有意参加缙云公主招亲的贵宾就先休息下,咱们一炷香后再开始比试吧。”

众人听献云帝这般决定了,也没有再多说什么。

绍云筠担心颜子婳,想暂时离开大殿去追她。奈何,献云帝身边的一个老太监已经走到他身边了,对着他说道,“太子殿下,皇上有话要和殿下说。”

绍云筠没有办法,只能跟着太监去见献云帝。

望着离去的绍云筠,慕珩嘴角轻勾了勾,将小果儿往清风道长怀中一塞,“疯子,帮我看着小果儿。我出去一趟。”

清风道长大概是猜出了他的意图,这一回倒是没有多说什么,只对他点了点头。

等慕珩的身影在殿门口消失时,小果儿扁着嘴,有些不高兴的说着,“义父,父皇怎么一有事就把我推给你真不够义气。”

清风道长点点头,意味深长的笑道,“你父皇何止是没有义气啊,简直是重色轻友中的楷模啊。我的好小果儿啊,义父怎么觉得很快的你就要被你父皇赶出他寝宫了。”

小果儿眨着黑亮的眼睛,他可听不出清风道长话里的意思,但他忽然好奇起一个问题来,“义父,你为什么总是唤我父皇叫‘丧尽天良的’啊?这名字一点都不好听。”

他这么一问,清风道长脸一垮,马上就不悦的数落起慕珩来,“因为你父皇嚣张、霸道,总是欺负人啊他不‘丧尽天良’,谁‘丧尽天良’啊?”

小果儿像是明白了他话里的意思,又像是没有明白。粉嫩的红唇轻启,“义父,那我父皇总唤你疯子是不是就是说你平时说的话做的事情都像是个疯子才能弄出的事情啊。所以父皇就喊你疯子啊?”

清风道长,“”你个小兔崽子,怎么跟你爹一样讨人厌了!

颜子婳刚要被太监往宫外带,半路上却又有一群五大三粗的嬷嬷赶来,将他们一行人截住。

还不能颜子婳说话,那几个五大三粗的嬷嬷就把颜子婳给按住了。不等颜子婳挣扎反抗,已经有一块湿巾从天而降堵住她的嘴巴。

她只闻到一股刺鼻的味道,然后眼前就是一黑,整个人人事不省了。

那群嬷嬷们见她昏迷过去了,互看她了一眼,就抬起她,将她扔到了一间偏僻荒芜大殿里。

殿门口,从宴会大殿里离开的缙云公主正和太子妃缙云公主站在殿门外。两人看了一眼被随意扔进大殿的颜子婳,又互相交换了个眼神。

太子妃宫羽堇目光怯弱的望着缙云公主,“公主,今晚我这个做嫂子的违抗太子殿下的意思将她带到宫里就已经够让太子殿下呵斥的。现在公主你又让人将她送到这殿里,我怕太子殿下若是知道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仙网 天珠变 天才名医 诡胎难产 与尸同眠 重生之福来运转 阴魂超市 都市悍刀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