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顶点小说 > 桃花有主,温缱入骨 > 【102】江山如画,要有你才圆满①

【102】江山如画,要有你才圆满①(1 / 2)

     天才一秒记住「顶点小说」地址:www.23us.app  桃花有主,温缱入骨更新最快!

颜子婳见她手里的匕首就要向她落下,她眼珠子骨碌碌一转,武功使不上来,就用自己的脑袋去猛的将百里子薇给撞开。

百里子薇被她一撞,手里匕首落地。颜子婳眼睫一垂。迅速的捡起地上那把匕首就反向百里子薇刺去。

锋利的匕首在百里子薇那张原本就已经丑陋不已的脸庞上擦过,又留下了一条流血的伤痕。百里子薇感觉到脸颊处传来的尖锐痛感,伸手就要去抓颜子婳的脸。

颜子婳对她没有丝毫的客气,手里握着的匕首就对准她的胸口处要刺去。

百里子薇一看,那张恐怖脸庞上的表情更加狰狞扭曲。她张着嘴就向颜子婳的手臂咬去。

手臂上传来的锐痛感让颜子婳眉头低低一压,但即便这样,她还是忍着痛将手里的匕首对准百里子薇的肩侧刺去。

百里子薇肩膀被划出一道伤口,她痛得又尖声大叫起来。

她这一叫,本来就守在柴房门外的宁清扬再也按耐不住,像一头蛮牛似的,拼着一股蛮力把柴房门撞开了。

一跑进来。他目光所及的就是被颜子婳刺了一刀的百里子薇。

“七公主!”宁清扬惊慌的大叫着,就要向百里子薇奔来。

而颜子婳一看到宁清扬,眼底有寒霜凝结,她忍着身子的不适感。手上匕首又迅速的往百里子薇脖颈上一架,冷声道,“你别过来!不然我杀了她!”

宁清扬听到颜子婳的声音,这才反应过来抬头去看颜子婳。

昔日被慕珩这个九千岁如珠如宝似的娇宠在手里的九公主,如今披头散发,脸色苍白,模样十分憔悴。可即便这样,她一双黑亮亮的眼珠子还是闪烁着凌厉的眸光,浑身萦绕着一股骇人的气息。

这让他不敢再冒然往前。

“九公主,别!你别伤害七公主!你想要什么,微臣都可以满足你!”

心里虽然记恨着颜子婳,但碍于他的女神在她手里,他是一点都不敢妄动啊。

颜子婳浑身已经提不起多大的力气了,但她不敢在这对狗男女面前流露出丝毫的虚弱感,提了提嗓子,她向宁清扬要求着。“快让人去把慕珩找来,要不然我就杀了她!”

宁清扬忙不失迭的点头。

此时此刻,没有什么比自己女神的性命更重要了。

宁清扬转身要离开之际,百里子薇扯着嗓子一吼,“没用的窝囊废!慕珩来了咱们还有命活”

百里子薇话还未吼完,颜子婳一咬贝齿。手上的匕首又在百里子薇脸上划下一刀。百里子薇吃痛,也用她的身子猛的将颜子婳一撞。

虚弱的颜子婳被撞倒,百里子薇咬着牙又伸手去用力的扯颜子婳的头发。头皮处传来的尖锐痛感让颜子婳眉心一蹙,攥着手上的匕首干脆就要直接了结百里子薇的性命。

百里子薇力气大,她一只手用力的扯着颜子婳的头发,一只手就又往颜子婳的眼眶处戳去,恨不得直接戳瞎她的眼睛。

颜子婳挣扎间,两人已经扭滚在地上了。颜子婳手里的匕首在两人扭滚间掉落在地上。

百里子薇为了制服住颜子婳。又向宁清扬喊道了,“你傻站在那里做什么?快点来帮忙啊!”

宁清扬是读书人,讲究的是君子行事作风的那一套。从未见过两个女人这样扭打成一团的他,犹豫了一番,才走上前要去帮百里子薇。

可他搓了搓手,又不知道该怎么帮百里子薇。焦急环顾了四周后,他眼角余光瞥见柴房里砍好堆积成一团的干柴。

微微一踯躅后,见百里子薇已经处于下风了。宁清扬再也不敢耽搁,冲到那堆劈好的干柴前,抽出一根被劈开的干柴折身回到两个扭打成一团的女人面前。

“九公主不要怪宁某了!是你太狠毒,次次都欺负七公主。宁某是七公主的夫君今天就替七公主向你讨回这个公道了!”

说话间,他两只手握紧手里的那根干柴,就用力的向颜子婳身上不停的打去。

颜子婳本身就没有多少力气,又被他们这对狗男女联合起来对付,一下子就又落于下风了。百里子薇借着宁清扬的帮忙,身子一翻,用力的一挣扎,已经将颜子婳压在身下。

颜子婳抬脚就向百里子薇腹部处踹去。百里子薇抬手就凶狠的向颜子婳的脸颊处扇去。

连抽了好几个巴掌后,感觉到颜子婳反抗的力度变轻,百里子薇满脸抖着得意的笑,居高临下道,“小贱人,我让你挣扎,让你反抗!你最后还是要落在我手里的!”

伸手在颜子婳脸颊上恶狠狠的掐了几下,百里子薇眼眸里闪过阴毒的眸光,对着宁清扬吆喝道,“把地上那匕首捡起来给我”

宁清扬非常顺从的将手上的匕首捡起递给百里子薇。

百里子薇又让宁清扬将颜子婳紧紧的压住。而她阴险的笑了笑,高高举起了手上的那把匕首。

颜子婳黑亮的瞳孔骤然一猝,瞳孔里那闪烁锋利光芒的匕首已经再次对准她的脸颊处落下了

而这一次,她已再无能力反抗

未央宫里。

太后沈氏像是一夜之间老了好几岁,头上已经有了大片大片的白丝了。

她神情凄楚的抱着怀中的外孙儿,眼眶通红。

而她怀中的孩子哪里知道大人间的忧愁啊,由着奶娘喂饱后就呼呼大睡了。沈氏看着孩子,又是一阵心酸。

有嬷嬷急匆匆走了进来,向她禀告着,“启禀太后娘娘,九千岁和老太傅在殿外求见!”

沈氏现在最想见到的就是他们两人了。于是连忙让人去把他们两人请了进来。

不多时,裹着黑色斗篷的慕珩搀扶着白发苍苍的沈老太傅走进殿中。太后沈氏连忙将孩子抱给身边嬷嬷,亲自上前搀扶沈老太傅。

沈老太傅自从被百里慕晟刺伤过心口后,身子已经一日不如一日了。

等把他扶坐到位置上后,沈氏眉心紧蹙,目光又紧紧的看向裹着黑色斗篷一脸不语的慕珩,“有婳儿消息了吗?”

慕珩邪俊面庞上的神色暮沉阴冷,轻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沈氏心又是凉了半截,眼眶一红,眼泪就簌簌而落,“可怜的婳儿,这都好几天了,还没有她的消息。她会不会出事啊?”

太后这么一哭,慕珩眼眸半敛,锦密的眼睫在他眼睑下投射出两小片阴影。

沈老太傅重重的轻叹了口气,抬眸望了望太后,又看了看慕珩,才缓缓道,“事到如今,婳儿咱们还得找。不过现如今,还有要事要做。”

沈老太傅向抱着小果儿的嬷嬷招了招手,嬷嬷会意,将孩子抱到他怀中。沈老太傅低头,目光慈祥的端详着怀中的孩子。

这孩子长的太像慕珩了。

即使不知情的外人一看,也能猜到他是慕珩的孩子。

可一个太监又怎么可能有孩子呢?

沈老太傅将孩子抱起,他小心翼翼的在孩子的额头上落下一个吻。

孩子并没有被吵醒。

沈老太傅又是幽幽的叹了口气,说道,“慕珩,这孩子也藏不住了。为今之计,该给孩子一个身份了。”一个效忠了朝廷几十年的大臣,说到这里时,眉宇间瞬间聚拢起一股忧愁来,眼眶一红,万般辛酸之感齐齐涌上心头来。

他和慕珩,都要成为窃取百里家这个江山的窃国者了。

太后的目光也落在老太傅怀中的孩子上。翰宣帝离去这么久,她心中对他所剩不多的感情也又被时间冲淡了。

如今,她自然是希望这江山由她女婿来掌管。

她目光看向慕珩,问道,“慕珩,你对后面的事情有什么打算啊?”得趁着几个番王叛乱,朝堂还大大乱之际,赶紧将百里慕晟那个皇帝赶下台啊。

慕珩面容清隽,邪眸幽深如枯井。

他挤了挤,才挤出了一抹苦涩的笑容来,“疯子告诉我,他抱着孩子跑的那一夜,婳儿呕吐得极为厉害,像是又怀有身孕了。”

他凄凉的话语一落下,太后和沈老太傅心皆又是一“突”,两人互相对看了一眼,眼里皆是闪过惶恐之色。

慕珩将身上的斗篷轻拢了拢,对太后说着,“还没有找到婳儿,其他的事情都留着以后再说吧。另外,这几天小果就交给母后您照顾了。”

本就是自己的外孙,太后自然是点头了。

颜子婳向太后行了一礼,又和沈老太傅说了声,便转身向殿门口走去。

太后和沈老太傅目送着他萧索的身影,两人又是异口同声的叹了口气。

慕珩刚走到未央宫大门的屋檐下,就感受到一阵刺冷的寒风吹来。他抬头一看,发现天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下起了初雪。

有侍者为他打起一把油纸伞,他笑着拒绝了。

自己只身一人走进雪幕中。

柴房里。

百里子薇那双狠毒的眼眸里闪烁着如初春刚出洞的蛇一般狠辣恶毒的眸光。

她看着额头处已经被她划出一道伤口的颜子婳,得意的哈哈大笑起来,“丑!好丑!小贱人,你也成了丑八怪了!你的慕珩若是看到这样的你,恐怕马上就把你扔掉了啊!”

宁清扬也往颜子婳的脸上看过去,她额头处的一道伤痕的确是破坏了她整张脸的美感。

但看到这样的颜子婳,宁清扬并没有觉得他的女神有做错什么。他心里甚至还为他的女神生出了一种报复后的快/感。

苍天有眼啊,九公主以前日日欺压七公主,又狠毒的总是出计谋害七公主,现在她被毁容,这也是她的报应而已。

颜子婳一动不动的躺着。看着在她面前闪烁着狰狞笑容的百里子薇,她咬着下唇没有哭诉,也没有求饶。

而看到这样镇定的颜子婳,百里子薇心里马上就又不甘心起来。

当初她被慕珩划伤脸时,她可是痛苦至极的。可小贱人这不哭不闹的表现,让她还怎么可以好好的在她面前秀报复后的快/感。

又不停的挥了挥手上的匕首,她嘴角扬起一抹乖戾的弧角,“小贱人,你不吭声是吧,那我就把你这张脸划过面目全非,让你比我还要丑!”

话一落,百里子薇手里的匕首就又要落下。可这一次,柴房门口却突然冲进覃氏的身影来。覃氏今日本是到别院附近的庙里烧香拜佛去了。可一回来就听月儿说百里子薇这个七公主把她救的人给抓到柴房关起来了。

她当即就赶过来了。

一跑进柴房里,她就看到百里子薇举着一把匕首要刺她救的人。

覃氏瞳孔一猝,扯着嗓子就喊着,“你干什么?她是我救回来的人,你有什么资格这样对她?”

覃氏说话间,身子往前走了几步,要去救颜子婳。宁清扬得了百里子薇一个眼神,连忙上前去拦覃氏。

“娘,你快回去吧。这里的事情就交给儿子了。”宁清扬不耐烦的说着。

覃氏对神佛之事最为虔诚,如今看到百里子薇这个恶毒儿媳拿着兵器要杀人的样子,她怎么可能让百里子薇得逞啊。

见儿子上前阻拦,她扬手就一巴掌用力的向宁清扬脸上扇去,“交给你?交给你就出大事了!清儿,你怎么这么窝囊,事事都要听她的?”

宁清扬被她这么一打,也不敢说什么。而覃氏趁机又将宁清扬一把推开,风风火火向百里子薇走来。

“老太婆我虽然不像你出生高贵,可你也不要以为你是七公主就可以滥杀无辜啊!你今天要是敢杀她,我这个当婆婆的第一时间里去官府告你。”

“宁清扬,你个窝囊废,你还不快点把你娘这个老虔婆拖走!”百里子薇正要收拾颜子婳呢,覃氏这么一冒出来,她心里恼恨不已。

宁清扬听话的上前就要来扯走覃氏。覃氏又是将宁清扬往地上一推,上前指着百里子薇就道,“快点把手上的匕首放下!”

已经没有什么力气的颜子婳也趁着覃氏和百里子薇说话之际,牟足全力,握紧拳头突然的向百里子薇脸上打去。

百里子薇闪身不及,脸上结实的挨下一拳。她心里一火,更是对颜子婳恼恨不已。手上匕首直接就要向颜子婳身上刺去。颜子婳也瞅准时机,一咬牙,往百里子薇腹部处踹去。

覃氏一看,吓的连忙上前要去帮颜子婳。百里子薇哪里能容忍覃氏帮她啊,手上的匕首逮着谁就往谁的身上刺去。

颜子婳全身已经再也提不起半点的力气了。而覃氏又是老人,这三个女人混战成一团,宁清扬在一边急的团团转,却根本已经帮不上忙了。

可突然的,刚才还好端端的覃氏身子往地上轰然一倒,整个人剧烈的抖动了一番后,便再也不动了。

“娘?”宁清扬一愣,再往她身上一看,赫然发现她胸口处赫然插了一把匕首。

“娘!”宁清扬全身打了个哆嗦,连忙跑向覃氏。

可覃氏已经没有任何呼吸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仙网 天珠变 天才名医 诡胎难产 与尸同眠 重生之福来运转 阴魂超市 都市悍刀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