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顶点小说 > 桃花有主,温缱入骨 > 【101】最近的距离,最远的生死!

【101】最近的距离,最远的生死!(1 / 2)

     天才一秒记住「顶点小说」地址:www.23us.app  桃花有主,温缱入骨更新最快!

都到这时候了,见自己的皇侄女还敢跟他提条件。[右手细细摩挲着大拇指上的翠玉扳指。

双眸危险的眯了眯眼,“皇侄女,都到这个时候,你就不要再跟皇叔提什么条件了。”

颜子婳咬了咬有些干燥的下唇。“皇叔,这些人中只有我和孩子对你还有些利用的价值。其他人他们……”

“皇侄女,你恐怕是还没有听懂二皇叔刚才对你说的那番话意思。二皇叔刚才那话的意思是告诉你……你根本已经没有资格来跟二皇叔谈条件了。”

承阳王说话间,右手食指轻轻一勾,他身后那些隐匿在黑暗之中的弓箭手们皆是往前跨了几大步,从隐匿的黑暗之中现身而出,拉住弓箭的弓弦,对准颜子婳他们。

掌控住局势的承阳王志得意满的抚须一笑。“皇侄女,你们现在已经是插翅难飞了。我都开始有些期待看见慕珩吃瘪的表情了。”

清风道长目光滴溜溜的在那群弓箭手之间转了一圈,心下忐忑不已,侧过头望向颜子婳,求救的问道,“子婳,我们都被人包围了,现在该怎么办啊?”

颜子婳黑亮的眼珠里掠过一抹黠光。她伸手看了看清风道长怀中的孩子一眼,压低声音说着,“道长,慕珩他一直都有在我身边安插一些死士。他们在合适的机会里一定会出来的保护我们的。等下无论出什么事情,你都不要管我,带孩子跑!”

留下话,她宽袖一拂。往前几步,要向承阳王站着的方向走去。

那些弓箭手们中有人拉了弓弦,射出一支利箭,利箭从颜子婳的脸颊处掠过,射向黑暗中的某处。承阳王双手负后。脸上洋溢着得意的笑容。

“皇侄女,你还是就站在那个位置不动吧。要不然我这个二皇叔还真怕你横起来不要命的跟我这个皇叔拼命呢。”

颜子婳拢着宽袖的手发紧。停住了脚下的步子。

承阳王从鼻子间冷哼了声,就命他的一些手下上前来绑他们这些人。

向颜子婳走过来的是一个身躯高大,腰间佩刀的男子。男子手里拿着一根铁链,面无表情的就要往颜子婳双手上一套。

千钧一发之刻,颜子婳眼里掠过一抹锐光。

承阳王他是想用她和孩子来要挟慕珩。那么在这样的情况下,承阳王暂时还是不会要他们母子的命的。

他暂时也不会真的命人放箭射杀她和孩子的。

两只手蓦的一动,颜子婳扯住他手上那根铁链,猛的一用力夺过那条铁链向那个高个子男人眼眶去打去。

她动作迅捷,手上的铁链淬不及防间就让那个高个子男人惊捂着眼睛惊呼一叫。而颜子婳趁着他痛苦之际。从他腰间抽过他佩戴的刀,脚尖一点,犹如雄鹰展翅一般袭向承阳王。豆豆双技。

承阳王连连后退,颜子婳见他要躲,身上一牟力,手里锋利的大刀就高高举起向他砍去……

而也是这时,清风道长也趁机打伤了上前要来捆他的人,抱着孩子向颜子婳的方向瞥去一眼,心中虽有万千的担忧,但怀中孩子的安危让他不得不狠心留下她了。

心中一横,咬咬牙,他趁机也催动轻功逃开。

肃杀凄冷的夜色之中,有一些侍卫见到他逃了,便连忙要去追他。却在此时,又有一群穿着笔挺飞鱼服的锦衣卫陡然而降。

这些锦衣卫拦住了承阳王的下属。

清风道长微微轻顿了下,回头去看那些锦衣卫,知道他们就是颜子婳刚才说的死士。

心头微微一松,他抱紧孩子就向皇宫的方向猛冲。

慕珩在皇宫,只要他能成功的跑到皇宫,他相信以慕珩的能力一定可以救得了颜子婳的。

颜子婳手里的长刀刚要砍向承阳王,承阳王身子一避,他的手下们就迅速的将颜子婳给团团围住。颜子婳手里的刀高起高落,一个侍卫的头颅被她斩下。

承阳王眉头深皱出一条沟壑状,眼看着被清风道长跑了,他自然对颜子婳不会再有什么好脸色。一边命人去追赶清风道长,一边又下达命令,让站在他身后的一批侍卫向颜子婳包围去。

颜子婳一个秋风扫落叶,横扫掉一片又一片的侍卫。巨大的体力消耗让她知道若是继续这样硬扛下去,肯定是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的。

她又是一咬牙,竭尽全力的想要撕扯开一个缺口逃跑。

可好不容易劈开了一个缺口,她正想牟足全力逃跑之时,承阳王那双精明的眼眸里掠过一抹狠戾的凶光。他从自己身侧侍卫手里抽出一把剑,如饿狼扑食一般催动轻功朝着颜子婳偷袭而来。(

阴冷的黑夜里,他手上的长剑被月光反射出冷幽幽的光芒,向颜子婳后背处猛刺而去。颜子婳只觉得后背处传来一阵剧痛感。

她一咬牙,一个横扫,暂时击退袭击她的侍卫们。接着便要对付偷袭她的那人。而承阳王可不会让她遂了意,趁着她有伤在身,转身不便,他又对着她的胸口猛的打出去一掌。

颜子婳身子一震,整个人就迅速的向后飞去。

眼看着马上就要坠落在地之时,那一群死士中有两人急忙的催动轻功一起接住了向下坠落的颜子婳。

“夫人!此处还是交于我们吧。您等下务必要逃出这个地方。”两个锦衣卫看着颜子婳后背处的伤口,眉头不约而同的一蹙,就对她说着。

接着还不等颜子婳反应过来,那两个锦衣卫吹了一声口哨。和承阳王的侍卫打得难分难解的锦衣卫门迅速撤回颜子婳身边,将颜子婳整个人团团护住。

场中的力量依旧悬殊的很。

承阳王绷紧脸庞,一个命令下去,他的那些侍卫们又一个个如恶狼一般向颜子婳他们扑去。而那些锦衣卫们在敌人攻上前时,齐刷刷的挥舞着他们手上的兵器,砍向敌人。

终于的,锦衣卫们撕开了一个缺口。

一阵白烟陡然间在场中弥散开来。等烟散去时,场中已经唯独少了颜子婳。

承阳王脸色一骇,高声吼着道,“搜!快给本王搜!若是抓不回孩子和九公主,你们这帮人以后就都不要再在本王面前出现了。”

……

皇宫里,因为慕珩早已经料到这些番王会有造/反的时候,便事先做了准备。如今他一到了皇宫,主持了大局,皇宫里御林军和锦衣卫们的军心一稳,所谓的叛军们倒是很快的被制服了。

整个皇宫又恢复了以往的宁静。

几个带头闹事的番王也都被人押解到慕珩的面前。

慕珩眯着眼居高临下的扫视了那几个番王,心中隐隐生出一丝不安的感觉。

承阳王呢?

他怎么不在?

他会不会已经去了……

慕珩眉心顿时一攒。

太后沈氏早已经按耐不住的双眼喷火,语气凶横的骂着那几位番王,“几位王爷,先帝在世时对你们并没有什么不妥的地方。皇上继位时间不长,难免有些做的不对的地方,你们这些叔伯不但不帮忙,倒还组织起来拆咱们百里家的台,呵呵。几位王爷都好有出息啊。”

沈氏训斥的话刚一说完,金銮殿前有一个锦衣卫急匆匆的走进殿内,附在慕珩耳畔边说道,“主子,承阳王带着他的人去了主子您的别院。夫人他们应该已经遭遇到不测了!”

慕珩身子剧烈一震,脸色陡然间寡白起来。

他目光“唰”的下就掠过殿中攒动的人头瞟向殿外黑漆漆的夜空。

一颗心也“腾”的下好似沉入了无边的黑暗之中。

再也顾及不上那几个愚蠢的番王,他迈着急促的脚步匆匆的向殿门口奔去。一走出金銮殿,他才发现,明明是个月圆之夜,可月亮不知道躲到哪里去了,天地之间刮起了刺骨冰冷的寒风。

他,打了个寒颤,感觉到一股全所未有的刺冷感。

裹了裹身上的斗篷,他心中暗暗祈祷。

婳儿,你和孩子可千万不要有事啊。

受了伤的颜子婳在后有追兵的情况下在街上牟足全力的跑着。呼啸的夜风从她耳畔边刮过,刺的她脸颊隐隐生疼。

可即便这样,她也不敢做半点的停留。

腹中却又传来一阵剧烈的绞痛感,她一只手捂着肚子,脚下的步子越来越沉重,到这时候她自己都开始怀疑她能否逃得掉了。

天无绝人之路。

夜色之中,承阳王骑着他的高头大马,带着他最精锐的部下在夜色中追逐着逃跑的颜子婳时,他的部下里有人匆匆来禀告,“王爷,慕珩已经将朝中的局势都掌控住了。现在他知道王爷带人去抓他的女人和儿子,他也带着人往宫外来了。咱们追击慕珩儿子的那方人恐怕很快的会和慕珩的人遇上。”

承阳王仰头看向不久前还炮火声阵阵的皇宫。没想到这才没过多久,整个皇宫就被慕珩给重新掌控住了。

这样看来,恐怕是他低估了慕珩的能力了。

这个狡猾的慕珩啊,恐怕早就做好准备等着他们这些番王起兵造/反了。

心下一沉,承阳王出声道,“留下一半人追击九公主,务必要把九公主给本王抓到!另一半跟着本王!”

承阳王认为颜子婳已经受了伤,再跑也跑不了。[一半的人追击就可以了。而他则是带着另一半部下赶紧去支援另一边,趁慕珩之前抓住他的孩子。

只要有慕珩的孩子在手,他一方面可以要挟慕珩,另一方面就可以告诉天下人,慕珩就是个该千刀万剐的假太监。

承阳王话一说完,又挥舞起马缰,带着一半的部下离开了。

颜子婳已经不知道自己身处何方了。腹中的绞痛感让她冷汗淋淋。为了甩开追兵,她忍着痛跑进一条漆黑的小巷里,在小巷子里七拐八拐后,她终于钻出巷子,来到了一条宽阔的大街。

大街上,到处都是逃难的百姓。

颜子婳捂着肚子猛吸了口气就又要继续跑。

但在这时,她身后的巷子处也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她不回头看也知道是追兵跟上来了。

就在她快要走投无路之间,一辆外表看来极为普通的马车从她站着的面前驶过去。颜子婳也没有时间再多去想,只得趁着那帮人还没有追上前,身子一跃,极速的钻入那辆马车里。

马车里坐着一个中年老妇人还有一个小丫鬟。她们主仆两看到浑身是血的颜子婳时,皆是被吓了一跳。

颜子婳白着一张脸,虚弱的说着,“有人追杀我……希望你们能救我,他日必有重谢……”

颜子婳说完,就因失血过多,昏迷过去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仙网 天珠变 天才名医 诡胎难产 与尸同眠 重生之福来运转 阴魂超市 都市悍刀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