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顶点小说 > 桃花有主,温缱入骨 > 【100】皇位的最后一战!

【100】皇位的最后一战!(1 / 2)

     天才一秒记住「顶点小说」地址:www.23us.app  桃花有主,温缱入骨更新最快!

“皇上驾到!”

在承阳王还沉浸在对皇位的无限遐想之中,太监尖细的通禀声在殿中文武百官耳畔边响起。【小说下载c】

承阳王听到这个通禀声,神识迅速的一凛,向殿外的方向看过去。

清晨的太阳照进殿门口,一抹明黄色的身影陡然映入他的瞳孔之中。他身子迅速一僵。抬头又极速的去扫视那人的脸。

是百里慕晟!

真的是百里慕晟!

承阳王锐利的眼眸里闪过惊疑,心一沉,脑子里的意识混乱了。

怎么一回事?

百里慕晟不是死了吗?怎么又活了回来?

身着明黄色龙袍的百里慕晟怀着沉重的心情再次的踏入了宽敞明亮的金銮殿。他狠狠的猛吸了口气,心一定,才迈着沉重的步子向上方的龙椅走去。

他身后,一身颀长身影的慕珩紧随其后。

明黄色的龙袍在半空中掠过一道炫目的弧角,百里慕晟在百官的高呼声中,坐到了龙椅之上。他居高临下睥睨的俯瞰着满殿的文武百官。

等百官重新起身后。站在皇帝身边的慕珩往前紧走了几步,向承阳王投去意味深长的目光,然后才清了清嗓子道,“昨日,有刺客混入皇上的寝殿,妄图毒杀皇上。幸好皇上有天佑,平安无事。昨夜皇上忙着查刺客的事情,龙体抱恙,今日早朝这才姗姗来迟。”

底下不知详情的文武百官听他这么一说,皆恍然大悟。只有承阳王下巴微抬,顶着一张暮沉的脸仰望着慕珩。

似乎是为了气承阳王,慕珩眉眼舒展开,嘴角故意弯出一道好看的弧角,露出他闪烁着白色莹润光泽的牙齿。对着他微微一笑。

那表情就好似在向他炫耀:嘿,长江后浪推前浪,你这前浪被我拍死在沙滩上了吧。嘿嘿!

承阳王眼里迸出阴翳无比的光芒,浑身被浓烈的戾气所笼罩。

他缩在宽袖里的两只手已经攥得紧紧的,皮肤出的青筋暴现。

他不知道到底是哪一环出了差错。要不然他的手下明明告诉他,皇帝已经被毒死了。可今日他还是又看到了皇帝。

可恶的!

该不会是慕珩故意玩他。让百里慕晟假死,以此来捉弄他?

该死的慕珩!

真阴险卑鄙!慕珩狭长的眉峰轻扬了扬,又往小太监手里接过一份文书。姿势优雅的将文书缓缓摊开,他才道,“各位大人,一年一度循吏的日子眼看着就要到了。咱家左右司营的兄弟们很卖力,最近搜集了一批贪污受贿官员的名单。咱家已经把官员名单给皇上看过了,皇上也点头了。等下就着吏部、工部、户部三位尚书以及御史台的各位御使一起来审查这份贪污受贿官员的名单。若是查明了名单中的官员真的贪污受贿,那自然是不能放过了。”

慕珩这么一说。殿中的官员们皆是一惊,都惧怕他们自己的名字会出现在那份名单之上。

承阳王心里更是一凛,他已经敢判断,将百里慕晟彻底制服的慕珩现在是要腾出手来除掉以他为首的几个番王了。

那份贪污受贿的官员名单里,大概写的都是暗中归顺他以及其他几个番王的官员们了。

这其实已经算是在变相削他们这些番王的权了。

承阳王咬咬牙,心里又更加记恨上慕珩了。

又是一番冗长的朝堂议事。下朝后,几个番王都纷纷去了承阳王的别院。几个感知到危险即将来临的番王纷纷议论起来,“二哥,我们这些人中你最聪明了。如今慕珩已经红果果的把他的魔爪伸向我们了,我们这帮兄弟要是再不干点大事,就要被他给干掉了!”

“对啊对啊,二哥!趁着沈老太傅伤还没有养好,整个镐京城里没有人像他那帮能打仗了,咱们还是先下手对付慕珩吧!”

几人七嘴八舌,承阳王坐在太师椅上,修长的食指很有节奏的击敲着桌面。

他比他这帮兄弟中的任何一个人都想要慕珩死,只是……如今的慕珩已经掌控了整个镐京。他没有把握一定能斗得过他。

还是再等等吧,等着查到了慕珩孩子的下落,再来看看吧。

……

皇宫里,重新坐在御书房里的百里慕晟心中感慨万千。勾栏院的那些日子对他来说,简直是比地狱还要可怕。那里的倌儿们根本就已经是待宰杀的羔羊了。

曾有一次,一个喝的醉醺醺的男人误闯入他的房间。在他几番挣扎无果之下,那人眼里闪烁着邪恶的目光,竟就把当成可以发/泄冲动的动物一般往地上一按,接着就要对他……幸好,最后馆主及时的救了他。

那种恐怖的感觉他想他这一辈子都不会忘记了。

“皇上,本督相信以咱们以往的那些不好的事情来算,咱们之间也没有什么交情可以再叙了。本王只希望皇上以后能好好听本督的话,要不然本督也有的是办法来治得了皇上!”

慕珩双手负后,五官邪俊,刀削斧刻一般的面庞上泛着阴森森的笑容,周身上下萦绕着一股桀骜不驯,完全不把百里慕晟放在眼底的傲气。

百里慕晟用复杂的眼神看着慕珩。

他这一出宫一进宫间,慕珩就已经完全拔除了他的羽翼。

武韬略被罢了官,他自己任命的御林军统领也被慕珩换掉了。

现在的他,已经成了要处处受制于的“孤家寡人”了。根本已经不可能除掉慕珩了。

除非……除非慕珩和承阳王打的难分难解,最后慕珩被承阳王以最为小的优势战胜。只有那样的话,他这个皇帝才能再迎来新的一春。

怀着满心的憎恨满腔的愤怒,他清亮的眼眸微微一黯,才看向慕珩,低低的说着,“朕……知道了!”

他说话的声音极为小,羸弱的面庞上还挂着不甘之色。

慕珩嘴角轻扬了扬,倒也不跟他再做什么计较。

慕珩将宫里的事情都处理好,才和颜子婳一起回了府。

自然,他们夫妻两又是被清风道长一顿训斥。

清风道长再次向这夫妻两表示,他不愿意再带慕珩和颜子婳生的破小孩了。

余下几日,慕珩似乎又清闲了起来。一直呆在家里,把整个院子都种上了颜子婳喜欢的花和树。又让人在院子里弄了个秋千架,还从外面抱养了一条狗两只猫儿。

狗儿和猫儿都是刚断奶的,它们刚到府里时,还怯生生的。但很快就和颜子婳熟了。整日就像小尾巴似得跟在她身后。

有时候颜子婳抱着儿子在院子里晒太阳,暖融融的太阳照得她怀中的孩子呼呼大睡,她脚下,一狗两猫也将身子一蜷缩,睡在脚下。

这样的日子过的无比的安谧,也让人的内心得到了全所未有得满足。

清风道长过整寿那日,慕珩和颜子婳商量了一番,故意对清风道长表现出他们夫妇两忘了他寿辰的事情。清风道长郁闷了一个大白天,到晚上时,颜子婳将清风道长往饭厅一引,饭厅的桌子上已经摆满了清风道长喜欢吃的菜肴了。

而这些菜还都是慕珩亲自下厨的。

清风道长当时就感动的红了眼眶,骂了句,“你们两个杀千刀的,我总算是没有白疼你们!”

颜子婳将他按在椅子上,又端起一屉的寿包来,清风道长胃口大开,拿起筷子就大快朵颐起来了。

慕珩用公筷夹了一块红烧排骨放进碗里。

清风道长急不可耐的将排骨吃入嘴里,肉松而不柴,汁香而不腻。

此道菜肴,极为佳也!

清风道长吃的满意至极,慕珩见他吃的开心,便盈盈一笑,无耻的王婆卖瓜起来了,“疯子啊,我真是太羡慕你了,怎么能那么有福气找到像我这样可以亲自为你下厨的朋友啊。”

颜子婳在边上白了慕珩一眼,“今天是道长的生辰,你就别逗他了。道长,我和慕珩给你买了一份礼物。”

说话间,她就把为清风道长准备的礼物拿到他面前了。清风道长只酷好炼丹,颜子婳和慕珩派人搜寻到了一本《千金方》给他炼药时做参考。

清风道长本就是极为容易满足的人,结果一顿晚饭,几个寿包,一份礼物就将他感动的满。这一夜,这三人有说有笑,关系亲厚无比。

晚上睡觉时,颜子婳靠在慕珩的肩膀上,一脸满足的感叹着,“要是咱们的生活能一直这样平静安稳的过下去就好了。”

“当然会了。”慕珩接过她的话,低头逗弄着怀中的宝贝儿子。

颜子婳看他们父子相处的融洽无比,脑海里忽然闪过一个念头,“慕珩,你哪天要是造/反造成功了。那你岂不是要后宫佳丽三千。到时候哪还有时间陪我和孩子啊。”

这世上有太多的夫妻可共患难不可共富贵了。

慕珩是马上酸溜溜的说着,“出云国的皇宫里可还有一位太子在等着某人去呢。我都还没吃这个醋呢,某人倒是恶人先告状,污蔑我是好色的男人了。”

颜子婳向他翻去一个白眼,抬脚往他身上一踹。

“你不提绍云筠我还忘记了,那好。等你以后要是负了我,我就带孩子去找绍云筠。”

等慕珩把儿子哄睡后,正想干点夜半时分该干的事情,却发现他的小娘子也已经睡沉了过去。慕珩很想把她叫醒,可又想起最近几日,她总是喊累,腰酸腿麻的,他心疼她,便只好压下他身上涌起的冲动。在她身侧睡下了。

承阳王府这几日却是笼罩在一片惨云之中。这几日频频有坏消息传来,全国各地,暗中归顺他的大臣们频频的被查,或因为各种罪名被斩杀,或被罢官。几日而已,他辛苦经营了十多年的基业眼看着就要一夕间被摧毁了。

承阳王这几日的脸色也越来越阴沉。王府别院里的下人们除非是有命令不得不到书房去见他,要不然绝大多数的时间里都是得躲着承阳王的。

这日,坐在太师椅上的承阳王仰着头正望着墙壁上高挂着的那幅《猛虎下山图》。画里的猛虎张牙舞爪,气势汹汹,大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气势。

书房门口,传来一个急促的脚步声。

承阳王头抬也没有抬。一个管家怀着忐忑心情走了进来,跪在他的面前说着,“启禀王爷,七公主求见!”

“不见!”承阳王直接拒绝。一个毁了容的公主,又没有什么可利用的价值,他为什么要见。

“可是……可是七公主已经跪在咱们王府别院的大门前了。她说……王爷您若是不见她,她就长跪不起!”管家为难的说着。

承阳王眉宇间有一股阴翳压了下去,双唇紧抿成一条直线,想了想,才有些烦躁的说着,“那,就让她进来吧!”

管家退下去,不多时,脸上戴着面纱的七公主百里子薇已经出现在书房里。她一看到承阳王,就“扑通”一声跪下来,一脸委屈一脸柔弱的说着,“二皇叔,子薇快活不下去了,还请二皇叔救命啊!”

承阳王锐利的目光依旧落在墙壁上挂着的那幅画上,对面前这个只会哭的公主,那是已经厌恶到极点了。

现在他自己都快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了。哪里还有功夫去管她死活啊。

承阳王的不搭理,让百里子薇心中更是恨极了。但她把这份恨加在了对颜子婳和慕珩的身上,她轻轻啜泣着,委屈的说着,“二皇叔,侄女好歹也是百里家的一员,贵为公主,即使再不得宠,慕珩他也不应该用那么寒酸的仪仗队送子薇出嫁。还有,侄女嫁的那个窝囊废,二皇叔你是不知道啊,他举止行为粗鄙,言语粗俗,他……”

“行了!你也没比宁清扬好多少!”承阳王不耐烦的打断她的话,“直接说吧,你今天来本王这里,是想让本王帮你什么?”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仙网 天珠变 天才名医 诡胎难产 与尸同眠 重生之福来运转 阴魂超市 都市悍刀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