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顶点小说 > 桃花有主,温缱入骨 > 【099】你值得我用整个江山来守护!

【099】你值得我用整个江山来守护!(1 / 2)

     天才一秒记住「顶点小说」地址:www.23us.app  桃花有主,温缱入骨更新最快!

【099】

伺候皇帝的太监壮着胆子,颤巍巍的伸手往皇帝鼻子下一探,心又是瞬间凉了半截。双脚一软,一股寒气从脚底窜起,整个人终于受不了打击。“嘭”的一声,一屁股跌坐在地上了。

皇帝……他死了!

太监身后的宫人们一看前头太监的反应,也皆是被惊的要魂飞魄散。

一个时辰前,皇帝明明还和他们一起逛过御花园。怎么睡了一觉就……无端暴毙了?

而且,皇帝这么一走,他们这些下人们都会因为没有能好好照顾皇帝而被砍头的。

满殿一时间静悄悄。

不知道过了有多久,死去沉沉的大殿里,才响起一个怯弱的声音来,“咱们快点派人去通知九千岁吧。”

福景换掉百里慕晟后,慕珩也就把原先照顾皇帝的人也跟着一换了。现在这些宫人里几乎可以说全是慕珩这里的人。

现在皇帝死了。他们也都自知难逃罪责,第一时间里想的还是希望慕珩这个九千岁能力挽狂澜,救他们这些奴才一命。

有人这么一提议,其他人纷纷同意了。

知道慕珩今天送沈老太傅出宫,接着便有太监急匆匆的往宫外的沈府奔去。

沈府这里,沈老太夫人一直念叨着沈老太傅,“你啊,以后身子养好了,咱们就告老返乡,不要管朝堂上的事情了。你看看你,都把自个儿折腾成什么样了……”

沈老太夫人说话间眼眶通红。沈老太傅倒是慨然说着,“男子汉大丈夫,上得了前线战场,又何需畏惧这点伤啊。”

沈老太夫人年纪到底是大了。沈老太傅嘴里说的那些抱负和气概,她可以理解,但她到底还是希望能和老太傅有个安然的晚年。

于是间,不免的又唠叨了沈老太傅一些话。沈老太傅怕被小辈们笑话,便也仰头对慕珩和颜子婳说着,“好了,我这里已经可以了。你们夫妻两就回去忙你们自己的事情吧。”

慕珩见已经安排妥当了沈老太傅,便也拉着颜子婳离开了沈府。

一走出沈府,和煦的阳光就照在他们夫妻身上。慕珩望着从太傅府门前往来的熙攘人群,回头对颜子婳道,“婳儿,难得有个闲暇的日子,我陪你在街上逛一逛吧。”

颜子婳心里记挂着府中的儿子。想回去见孩子。可慕珩“霸道”的已经不等她回答,拉着他的手就在街上逛了起来。

这两人相貌皆是上乘,他们走过的地方自然是引来了无数人的瞩目。

颜子婳本来是不想逛街的,但被他这么一扯,倒是有了逛街的兴致。一路上看的买的都是有关孩子的小玩意儿。

慕珩在边上酸溜溜的说着,“果然,人家没说错啊。这女人一有孩子,夫君什么的都不重要了。”

连自家儿子的醋也要吃,颜子婳朝他翻了个白眼。慕珩厚着脸皮笑嘻嘻。两人逛了不久后,慕珩又担心颜子婳累着了,便领着她去了一家酒楼。

由着店小二引着进了二楼的一间雅室。夫妇两人刚坐下,却有一个冷淡的声音蓦的在他们雅室的门口响起。

“那个谁……”

这么欠扁的声音,慕珩一听就皱起了眉头,还真是冤家路窄啊。

颜子婳顺着声音向门口望过去。就看到了一身雪衣的绍云筠正和他的幕僚站在门口。看到颜子婳,绍云筠冰冷的脸庞上扬了扬嘴角。

想到上次绍云筠帮过她的忙,颜子婳对绍云筠的态度就没有像以往那般冷漠。而绍云筠还没有等他们邀请,便已经走进雅室,在颜子婳对面坐下。

慕珩眯了眯绍云筠,“绍太子,你贵为一国太子,未免也太清闲了些吧?”怎么日日在明楚国晃荡。

等店小二退下去,绍云筠似是直接无视慕珩,直接对颜子婳说着。“九公主,倒真是巧了。孤的国中有来信催孤回去。孤明日要回国,今天是特地出来见几个明楚国故友的。没想到竟是在这里遇上了你。”叼序华技。

i东来就站在绍云筠身后,听到绍云筠对颜子婳说话时一口一个“孤”,而对别人说话时总是用“本太子”来自称,他眉峰一抖,总觉得一国太子喜欢上一个假太监的女人,可不是什么好事。

颜子婳客气的说着,“上次谢谢绍太子帮忙了。今日我并没有随身携带你的那块玉佩,下次有机会再还给你。咱们以后就算是不互欠人情了。”

绍云筠继续无视慕珩,一语成谶的说着,“九公主,虽是说咱们已经两清了。可你救过孤的命,孤又帮过你的忙。咱们这也算是患难之交了。莫不要说一块玉佩了,他日九公主若是有机会到出云国,孤一定会盛情款待九公主的。”

颜子婳客气的回答他的话,“那以后有机会再去打扰绍太子吧。”

绍云筠眼里彻底没有慕珩,扬起的嘴角轻轻一咧,向颜子婳露出一抹灿烂的笑容来,“那孤还真是期盼能有一天在出云国的宫里见到九公主。”

慕珩将绍云筠对颜子婳的爱慕之情收入眼底,心里那早就是醋海生波了。这个绍云筠,真的是狂妄至极啊,当着他的面就敢要勾搭他家子婳啊。

“那个谁……你放心。以后要是有机会了,我一定会带着婳儿去你们出云国的。到时候你就会在你出云国的皇宫里见到我们夫妻两了。”

慕珩不等颜子婳回答便已经开口回应绍云筠,言语里着重强调他和颜子婳是一体的。

绍云筠只用很冰冷的眼神望了一眼慕珩,薄唇轻掀,一脸讥讽的说着,“那个谁,你是不是老了,耳背了。本太子说的是希望能在出云国的皇宫里见到九公主。”而不是你这个谁。

绍云筠这般讥讽,慕珩也用话回击,“那个谁,我看你比我更老,要不怎么眼花到看不清我和婳儿是夫妻。她去哪里,我自然是要跟着去了。要不然啊,谁知道出云国的皇宫是不是龙潭虎穴。我可舍不得婳儿去冒这个风险。”

绍云筠压了压嘴角,冰冷脸庞上嘲弄的表情更甚,“那个谁,本太子倒是觉得九公主跟着你,才是闯龙潭虎穴吧。”

慕珩轻吃一笑,“那个谁,谁家灶台里的锅底都是黑的。你们出云国也未必比我们明楚国好多少。就像本督知道绍太子在出云国皇室里也是有许多敌人的。本督还听说当年绍太子的母后为了从刺客手下救下你,而被刺客杀死的事情。”

慕珩的话像是踩到了绍云筠的尾巴,绍云筠一怔,冰冷的眼眸里掠过一抹锐利的眸光。

颜子婳见这两个男人你一句来我一句去,甚是无聊,便想开口让这两人不要再吵下去。

雅室的门就在此时被人急匆匆的推进来,一个锦衣卫迈着略显急促的步伐走了进来。他也没有给慕珩行礼,而是直接走到他身侧,在他耳畔边低语了几句。

颜子婳看到,慕珩邪俊脸庞上的神色瞬间一变,一双幽深的邪眸里掠过阴鸷之光。

颜子婳心一跳,预感到可能是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了。她张张嘴,刚要开口向他询问。慕珩温柔的目光已经又向她瞥过来。

他勾了勾嘴角,笑着对颜子婳道,“婳儿,宫中突然出了点事情要我马上回去处理。我得进宫一趟,你先在这里等着,不要乱走,等下会有人来接你回去的。”

“宫中出了什么事情啊?”颜子婳蹙着眉追问着。虽然慕珩极力的把话说的很轻松,可颜子婳是他的枕边人,还是让她看出了一些端倪。

“等我把事情处理好了再跟你说吧。”似是为了将她心中的那份不安压下去,慕珩伸手轻揉了揉她的云发,又耸了耸肩,“没事的,你就放心吧。”

话一说完,他起身就向雅室门口走去。颜子婳一直追随着他离去的身影,久久不肯收回目光。

而雅室外,等慕珩一走出,他嘴角边扬起的那些灿笑一瞬间烟消云散。他两条俊逸的剑眉向下一压,心中像是压下了无限的心事。

他匆匆的走出茶楼,跨上停在茶楼门口的一匹高头大马,就往宫中的方向疾驰而去。

慕珩突然这么一走,就只剩下了颜子婳和绍云筠。绍云筠也不傻,他也看出了慕珩离去时脸上神色的变化。他心里隐约的猜到宫中恐怕是出事了。

但那么小气的慕珩既然舍得把颜子婳留在雅室里,那说明他心里是知道她可能会有危险。但也知道有他这个出云国太子保护,会降低她的人身危险。

想通这些,绍云筠就抬眸又去细细打量坐在他对面的女子。

她的目光还向雅室的门口望去。眼里写满了对慕珩的担忧。

她面似芙蓉,一双黑漉漉目送慕珩离去的眼睛亮晶晶,柳眉轻蹙,饱满的樱桃小嘴微微轻启,给人一种形容不出的温婉之感。

她的身后是打开的轩窗。轩窗外是开的极为热闹的桂花。风儿吹过桂花树,花瓣纷飞,秀丽的她坐于其中,宛然成了漫天花雨中的点睛之笔,美得让人移不开眼睛。

绍云筠看着她,一颗平静的心却就如春水拂过湖面那般,涟漪阵阵。

“九公主,慕珩到底还算是有些本事的人。他既然说没什么要紧事,那想必他一定会把事情办好的。九公主你就暂且不要把这事情放在心里了。”

话虽然这样说,可颜子婳心里还是惴惴不安。但她自己也清楚,在还不确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之前,若是她不听慕珩的话,瞎做出一些事情来,可能反过来会危急慕珩。

故而,她现在只能耐心的等待着了。

皇宫皇帝寝殿里,已经跪满了黑压压的一地人。

等慕珩高大的身影出现在殿中时,这些人像是找到了救星一般,双眼皆是闪烁着熠熠的光彩,不停的向慕珩磕头。

慕珩疾步走到皇帝寝榻前,向床榻处的方向看过去时。

福景果然是已经死了!

“该死的!”慕珩在心里骂了自己一句,自己最近忙着沈老太傅还有朝堂的事情,倒是低估了承阳王他们那帮人的能力了。

没有想到,他们竟然能把黑手伸进宫里,就这样毒杀了福景。

唉,真是把福景给连累了!

“九千岁!奴才们真的是有依嘱您的命令细心的照顾皇上啊。可奴才们也不知道怎么一个午觉后,皇上就……就这样了……”

有太监跪着对慕珩禀告着。

其他宫人也纷纷心惊胆颤的向慕珩说着。

在宫人们的禀报声后,慕珩双手负后,身子紧绷,目光阴沉沉的的在殿中扫视了一圈后,阴森森的声音才在殿中响起,“你们都给本督听好了。今早发生的事情本督可以暂时不追究你们中每一个人的责任。但不过……本督会暂时派人将你们囚/禁起来。”

在没有查清楚承王到底是在哪一环节给福景下毒的,这殿中的宫人们每个人都有可能是承阳王安插的奸细。

他不滥杀无辜,但也不能让这些人中可能存在的奸细影响到他。

听慕珩这么一说,那些宫人们悬在嗓子眼处的心这才敢又放回肚子里。

只要能留一条命就好。

至于囚/禁嘛,在性命面前,自由根本不算是事。

承王别院里。

幕僚疾步走进承王书房里,拱着手向承王禀告着,“王爷,大喜,大喜!咱们的人趁着慕珩不在宫中,已经把皇帝给……”幕僚手放在脖子处,伸手做了个“咔嚓”的动作。

承阳王这只老狼听后,露出了得意的一抹笑容来。

以前长公主还活着的时候,他的几个弟弟和长公主没少策划刺客杀百里慕晟的。可都一次次的被沈老太傅搅黄了。

那时,他就猜到这样的刺杀成功率低。故而便没有和他们那帮人搀和。

这次嘛,他吸取闵阳长公主他们以前失败的那些刺杀经验,在宫中安插了些眼目。又趁着慕珩最近把注意力放在沈老太傅身上,暂时不能全心全意的把注意力扑在百里慕晟上,来了个毒杀。

一桩心事已了,承阳王像是卸下了心头的一块巨石。他踩着有些轻快的步子走到书房的轩窗前,用力的将雕花刻木的轩窗用力的一推,他就看到了窗外院子里种着的花草了。

虽已是深秋了,可院子里种着的美人蕉还开的极为热闹。

那些美人蕉迎着秋风摇摆舞动。

承阳王右手的大拇指细细摩挲着左手拇指上戴着的翠玉大扳指。

忽而说道,“派人将院子里的美人蕉全部铲掉!”

幕僚一听,惊了。

他家王爷最是喜欢美人蕉,不管是江州还是镐京,只要他住的地方,院子里一定要种上美人蕉的。可怎么现在一下子就要让人把美人蕉给铲了啊?

幕僚不敢问,承阳王却是已经自己开口说了起来,“你们都以为本王最喜欢美人蕉。其实不然,本王最讨厌的就是美人蕉这种花了。本王第一次在镐京的皇宫中见到慕珩,他就是站在一片美人蕉中和本王说话的。那时,慕珩虽然还只是翰宣帝的走狗,但也已经很嚣张狂妄了。本王当时就觉得慕珩就和那些将花开的如火焰似灿烈的美人蕉一般讨人厌!”

所以,他让人种了许许多多的美人蕉,为的就是提醒自己,总有一天要将那个叫慕珩的人给死死踩下去。

如今,百里慕晟一死,为了掌控整个朝堂,慕珩恐怕又得在皇室宗亲里挑选像百里慕晟那种无能怯弱的皇室子孙为帝了。

没关系,他挑一个,他们杀一个。而趁着这段时间,他只要再找到慕珩的孩子。

他就可以将慕珩弄死了!

想想,他和慕珩之间的争斗快要接近尾声了。

既是如此,他才不再愿意时时刻刻看到这令人讨厌的美人蕉了。

幕僚听出了承阳王话里对除掉慕珩的信心,一弓腰,悄然退下去让人执行他的命令。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仙网 天珠变 天才名医 诡胎难产 与尸同眠 重生之福来运转 阴魂超市 都市悍刀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