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顶点小说 > 桃花有主,温缱入骨 > 【095】勾/引不成,被毁容!

【095】勾/引不成,被毁容!(1 / 2)

     天才一秒记住「顶点小说」地址:www.23us.app  桃花有主,温缱入骨更新最快!

清风道长这段时间很郁闷,他明明是个道士啊,可最近被损友所累。他倒兼职帮某对不靠谱的夫妇带起孩子了。

等那对不靠谱的夫妇再一次晚归时,他抱着某个吃饱喝足了就知道睡的孩子一脸幽怨的瞪着那对夫妇。

虽然看到慕珩平安回归他是很高兴的。可看着高高兴兴回来的夫妻两,他心里还是不满极了。

埋怨声昭示了他心中的愤怒。“杀千刀的你们两个,这小破孩子又不是我生的,凭什么天天让我帮着你们带啊?”奶娘虽然也可以带孩子,但慕珩怕朝中那些人会找到他们住的地方,对孩子不利,故而还是叮嘱清风道长帮忙看着孩子。

颜子婳瞧见他不高兴了,上前小心翼翼的将他怀中的孩子抱到自己怀中。

慕珩却一脸坏笑的说着,“让你帮忙带着孩子,你就少了时间炼你那些坑人的丹药了。哎呀。我怎么突然觉得我儿子好棒啊。每天光吃光喝。就能救下无数人的性命啊。”

“你个杀千刀的!不许你侮辱我的爱好!你才是炼坑人丹药的!你全家都是炼坑人丹药的!”

清风道长白眼一翻,气的一张脸涨红。

愤愤然一甩袖,气呼呼的回自己屋里。

颜子婳看着这时常斗嘴的两人,无奈的摇了摇头,抱着孩子往她自己的屋里走了。

孩子睡的极香,她便轻手轻脚的将他放在摇篮里。

可等颜子婳沐浴完毕后,从屏风处走出来,刚想再去看孩子时。慕珩已经来到了她身后,从背后抱住了她的腰。

一股灼热的气息已经向她脸颊处扑来。

颜子婳轻轻挣扎着,有孩子在。她自然最关心的孩子。

知道颜子婳的心思,下一刻,慕珩已经流氓的说着,“我趁着你沐浴时,把咱们那个小破孩抱给疯子去了。”

颜子婳炸了。哪里有称呼自己儿子是“小破孩子”的爹啊?还有,他确定清风道长等下不会又幽怨的把孩子抱过来。

他们夫妇明明已经麻烦清风道长许多了啊。

她心里想着还是去清风道长那里把孩子抱回来。可身子已经被慕珩打横抱起,霸道的扔进了床上的床褥上了。

不给颜子婳半点挣扎的机会,他已经就又扯掉她的衣服。

烛光下,她全身白似雪,莹润透着光泽。

慕珩嘴角轻翘了翘。

生了孩子后的她往绣着大朵大朵梨花的衾被上一躺,举手投足间更是添了难以形容的风情,一颦一笑都能撩人心魄,让他心酥软麻。

低下头,他一番心急火燎的热吻,将她吻的娇喘吁吁。一身雪白的肌肤羞红,好似开的最艳的海棠花那般颜色。

慕珩低头凝望她的目光一深,心头一荡。

很多男人都会说女人生了孩子后就没有少女时那般明艳动人。

可他倒是觉得,明艳动人的少女虽美。可辛苦生下孩子后举手投足间不经意间流露出媚/态和风情的女人,也是美的能动人心魄的。

就像他的小女人……

如果说以前的她是一朵清新的小百合,现在的她娇媚,媚人,更像是一朵妖娆而危险的罂粟花。举手投足间总有诱、惑男人沦陷的魅力。

想到这些,慕珩身体的某处一硬。

而对颜子婳来说,想到之前那夜夜笙箫的痛苦日子,颜子婳缩了缩脖子,柔声的撒娇着,“慕珩,昨夜你不在家,我担心你担心的一夜都没有睡。今天又是忙了这么久,我累……今晚能不能……”放过我啊。

她甜甜的求饶声听在他耳畔里,却是让他热血沸腾。恨不得马上化身大灰狼将小白兔吃进嘴里。

事实上,他也的确是按照自己心中所想,以凶猛之势对她攻城掠地。

“嗯,你累了就睡你自己的觉,我自己折腾我的事情就好了。”

颜子婳,“……”

于是,不等颜子婳再求情,他已经把她吃进肚子了,以弥补昨夜一个人在刑部天牢里受到的那些寂寞孤单冷。

同一座宅院里,已经睡着的清风道长却被小孩的啼哭声惊醒。他醒来将灯一点,立刻又气的要炸了。

杀千刀的慕珩,趁着他睡着,又把他们的小破孩丢给他了。

心里把慕珩骂了千百遍,可孩子哭的实在是凶,不得已,夜色已深,他也不好再去唤醒奶娘。只得自己顶着困意,给孩子换尿布了。

给孩子换好尿布后,他心里又幽怨了。

杀千刀的慕珩!

他破口大骂着!

长公主府,白色的帷幔已经挂起。

承阳王几个番王立在灵堂之上,依次的给死了的长公主敬香。

昔日车水马龙的长公主府,因为长公主的离世现在已经变得门可罗雀了。文武百官们现在也都忌怕自己的名字和长公主联系在一起,故而并没有人敢过来凭吊长公主。

宽敞的灵堂,显得有些空荡。

承阳王手执三炷香,愤然出声道,“皇姐,你安心去吧。你和允儿的仇,我们几个皇弟会帮你报的!”

承阳王说完,后面几位番王也跟着承阳王同仇敌忾。

等他们一群人再从灵堂走出后便分别登上了他们各自的马车。等回到他府中时,早已经有幕僚在书房等着他了。

承阳王开口便问道,“怎么样?查到慕珩他们住的地方了吗?”

慕珩这只狡猾的狐狸,放着九千岁府不住,偏偏像老鼠一般的躲了起来。自然是因为他和九公主生的孩子了。

只要找到这个孩子,也就不怕斗不过慕珩了。

慕珩跪在他身上,声音里透着愧疚,“属下们无能,那慕珩太过奸诈,每次回府他的马车都要七拐八弯,途中还有锦衣卫们埋伏刺杀跟踪他的人。属下们暂时……还没有查到慕珩他们的住处!”不仅没有查到,他死了很多兄弟啊。

“再去查!掘地三尺也得跟本王查到他的住处!”承阳王沉着脸阴沉沉的命令着。

“喏。”幕僚恭敬的应了一声,起身就向门口走去。

幕僚走后,承阳王坐回太师椅里,双手搭在椅子双侧的扶柄上,一副君临天下之态。

他摇头嗤笑着。

百里慕晟那小屁孩毛都没有长齐就敢跟慕珩斗,真是找死的节奏。

对付慕珩啊,还得他这种老手出马才可以啊。

……

日子如白驹过隙一般匆匆而过。

接下来的几天里,百里慕晟这个皇帝表现的格外的乖顺,几乎是慕珩说什么,他就会毫不犹疑的派人执行慕珩说的话。

而朝堂上,自从慕珩砍掉了闵阳长公主的脑袋后,朝中文武大臣也是无比惧怕慕珩。一时间也不敢再议论慕珩是假太监的事情。更没有人傻到跑到他面前去要求慕珩证明他不是假太监。

就连承阳王他们几个平日里格外嚣张的番王,也不敢再拿假太监的事情去惹恼慕珩。毕竟,他们心里也清楚,以慕珩的暴戾,万一他们在要求慕珩脱裤子验身时,慕珩二话不说再来个手起刀落,那他们的脑袋就要搬家了。

……

略显凄凉的菁华殿里。传出百里子薇辱骂锦贵妃的声音,“你算什么母妃啊?别人的母妃都巴不得为自己女儿铺路,可你呢?要不是你和舅舅,以我的姿色,我怎么会混成这样?”

锦贵妃捏着手帕,不停的擦拭着眼角的泪珠。

自从翰宣帝离世后,她这个先帝以前的妃嫔过的日子也是一日不如一日了。

如今被自己养的女儿指着鼻子骂,她心酸之余也觉得无可奈何。

只得低着头,任女儿随意辱骂。希望能让女儿的心情好些。

百里子薇见她哭的这般伤心难过,目露凶光,指着她的鼻子,又继续骂,“哭?就知道哭!你除了哭以外,难道就不能想点办法帮我吗?你好歹以前也是明楚国第一的美人啊!”

锦贵妃被她这样一凶,眼泪簌簌掉落。

她也想拉一把女儿啊,无奈,皇帝百里慕晟那么年轻,她这徐娘半老的姿色对他用了,他一个小年轻也不会动情的。

“吱呀!”百里子薇正骂着锦贵妃,忽而听到殿门口传来的一阵窸窣脚步声。她头回也没有回,直接破口大骂,“不想死的奴才,就给本宫滚出去!”

“七皇姐,你这脾气未免也太冲了些吧!”殿门口,百里慕晟的声音凉凉的响起。

殿中母女两听到这个声音,一回头去看,皆是一愣。

等百里子薇回应过来时,她脸上的怒气已经一眨眼间化作谄媚的笑容了。她有些狗腿的轻弯着腰来到百里慕晟面前。

“皇上驾到,本宫这个皇姐在皇上面前失礼了!”

锦贵妃也反应过来,迈着小碎步,也来到百里慕晟面前,给他行礼作揖。

百里慕晟将锦贵妃和百里子薇认真的打量了一遍,这母女两人,长的还真是倾国倾城了。

一拂袖,他径直的走进殿中。

百里子薇母女两狗腿子的紧随其后。等百里慕晟坐下后,百里子薇连忙要走到殿门口去唤丫鬟给皇帝泡茶。百里慕晟却是淡淡的笑着,“七皇姐,不用了。朕今天来这里是有要是要单独和你说的。”话一说完,他目光就看向锦贵妃。

锦贵妃马上会意,不放心的回头看了一眼百里子薇,不得不退了下去。

百里子薇这才发现,百里慕晟今天连随从都没有带。

锦贵妃离开前,还帮他们两人从外面阖了门。殿中一时间就只剩下这堂姐弟两人。

百里慕晟抬头看了看四周,一个不得宠的公主寝殿,殿中的装饰自然是可以用“寒酸”来概括了。

百里子薇一双眼珠滴溜溜的偷偷看着百里慕晟。这个八百年不管她死活的皇帝今天能到她这里,那必定是有要事的了。

百里慕晟将殿中打量了一番后,才懒淡淡的将眸瞳又注视在百里子薇身上,笑着道,“七皇姐,朕以前一直认为,你和九皇妹相比,九皇妹容貌会略胜你一筹。不过今天这么细细一打量,突然觉得其实七皇姐要比九皇妹美啊。”

那当然了!

那个小贱人怎么可能有她美啊。

百里子薇在心里说着。

百里慕晟清亮的眸瞳将百里子薇脸上浮起的那抹得意收入眼底,伸手敲击着桌面,勾着嘴角笑着道,“七皇姐,九千岁是假太监这事你应该清楚吧。”

提到慕珩,百里子薇心一颤。

她嚅了嚅嘴角,刚要回复百里慕晟的话,百里慕晟已经又开口说话了,“七皇姐,朕听说你当年可是我们明楚国名副其实的第一美人啊。而九皇妹又丑又胖,是个男人见了她都要吐。可为什么比九皇妹美的皇姐你却混的样样不如她了呢?”

百里慕晟这番话就像是赤果果撕裂开百里子薇心里的创伤。

曾经有多辉煌,现在她就有多仇视九华殿那贱人。

百里慕晟敲击桌面的手忽的一顿,皙白的脸上咧出怪异的嘴角弧度,“其实,七皇姐就是差在运气上啊。九皇妹样样都不如七皇姐,可她嫁给了慕珩。慕珩这个男人,多有本事啊。唉,说的难听些,即使一头母猪嫁给慕珩,那头母猪也会成为这世上最尊贵的母猪啊。”

百里慕晟恻恻的话语听的百里子薇瞳孔猛烈的一猝。

只一瞬间,她脑海里就闪过她死去的父皇、死去的萧允、死去的闵阳长公主……

这些人,他们各个都厉害无比。却各个都栽在慕珩手里了!

慕珩这个阉忍……哦不,慕珩这个男人……的确是太有本事了。

就像百里慕晟说的那般,哪只母猪要是能嫁给慕珩都会变成这世上最尊贵的母猪,更不用说嫁给他的女人了。

九华殿那小贱人,好像就是在嫁给慕珩后开始转运的……或许真的如百里慕晟说的那般,她和那个小贱人之间的距离就是差了一个慕珩啊。

百里慕晟认真的观察着百里子薇脸上那不断变化的表情。

这个女人美倒是美,可多看几眼,好像也就一般了……

百里慕晟从椅子上站起身,清澈透亮的眸子里倒影着百里子薇那张面庞,“那么,七皇姐,朕要说的话也说话了。朕还有要事,就不多留了!”

走?

百里子薇有些疑惑的皱皱眉头,这个皇帝今天特地跑她这里来就是想来告诉她,她输给那个小贱人的原因是因为她没有嫁一个像慕珩那样的男人吗?

“皇上,你刚才那话是什么意思啊?”百里子薇追问着。

百里慕晟摇着头,笑,“朕,刚才那话没什么意思!”

说完,他就起身走向殿门处,离开了。

等他离开后,锦贵妃也进了殿,向百里子薇担忧的问道,“子薇,皇上刚才对你说了什么啊?”

“皇上对我说了什么,告诉你,你能帮我吗?要是帮不到我,就快点给我滚回你的寝殿去。别总是在这里碍着我!”百里子薇一个白眼向锦贵妃翻过去,之后就一屁股坐回太师椅上。

她开始认真的想着百里慕晟刚才说的那番话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仙网 天珠变 天才名医 诡胎难产 与尸同眠 重生之福来运转 阴魂超市 都市悍刀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