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顶点小说 > 桃花有主,温缱入骨 > 【094】皇上,你只是本督养的一条狗②

【094】皇上,你只是本督养的一条狗②(1 / 2)

     天才一秒记住「顶点小说」地址:www.23us.app  桃花有主,温缱入骨更新最快!

百里慕晟像是受了什么打击似的,脑袋一沉,昏过去了。..

太监们一见到皇帝昏迷,吓的连忙围上前。御医们也被迅速的招来,对着他的人中掐了又掐。这才把百里慕晟掐醒。

百里慕晟幽幽一醒来,目光越过围在他面前的太监们看向不远处跪着的慕珩,眼里有汹涌的暗潮在不停的翻滚着。

小太监战战兢兢的向他问道,“皇上,刑场上的人都在等您的决定呢,到底要如何处置慕珩啊?”

小太监的提问让百里慕晟重重的咬了咬下唇瓣,直到感觉到嘴里有浓烈的血腥味后。他才梗起脖子,强撑出皇帝该有的气概。扯着嘴角对着颜子婳露出了一抹极为勉强的笑容。

“九皇妹,朕之前糊涂了幸好有你今日这么一骂,朕知错了!”

百里慕晟嘴角抖了抖,又非常艰难的抖出一抹笑容来,“九皇妹,朕以后一定会做个好皇帝,绝对不会再让你还有朕的子民们失望的”

颜子婳仰头向百里慕晟的方向看过去,百里慕晟全身硬邦邦的坐在那里。虽然他脸上竭尽全力的表现出了笑,可那种笑容越看越假。

颜子婳不由得好奇侧头看了看跪在她身侧的慕珩。她有些好奇,慕珩是用了什么方法来让百里慕晟的态度有了180的大转变啊。

觉察到颜子婳投射过来的目光,慕珩两条俊眉得意的轻扬了扬。

百里慕晟的话已经又在整个刑场中回荡开来了。

他扯着嘴角,又极为勉强的笑着,“慕珩,朕决定听取九皇妹的进谏。你,死罪可免了!活罪嘛,还是要罚的。等下你进宫到御书房一趟。”

百里慕晟说完这些话后。一张皙白的脸一垮,脸上的神色也像是再也撑不住,迅速的颓废下去。

他几乎是搀扶着小太监的手才得意起身离开刑场,走向他的车辇处。

等回到车辇上后,他才摊开手上早已经快被他揉烂的那份文书。文书是他的心腹武韬略写的,文书上的每一个字都刺的他心惊胆跳。

心中一恨,他愤然一下的就把手上的那份文书撕的个稀巴烂。弓着腰走在车辇两侧的小太监们虽然也听到了车辇里传来的声响。但都低着头,耷拉着耳朵,不去理会那声音。

刑场这里。

绍云筠这座移动的冰山已经来到了颜子婳的面前。

他高大的身躯遮住了射向颜子婳的阳光,淡淡的说道,“九公主,上次你救了孤,孤还没有谢过你。这是孤随身携带的玉佩,孤转赠与你。他日你若是有困难时,可让人拿着这块玉佩到出云国皇宫找孤。孤一定会还你这个恩情的。”

说话间,他已经解下了随身携带的一块双鱼玉佩。玉佩通身莹润,无一丝杂质。一看就是上等极品玉。

颜子婳已经摇着头了,“绍太子,不用了。救你主要是因为你要是出事了。出云国和明楚国可能会有一战。若你不是出云国太子,可能我当时就不救了。”她对这个绍太子印象不深。只觉得他总是冰冷冷的,一看就是个不好接触的人。

再说了,她当初救绍云筠主要是为了慕珩不要被搅入麻烦的漩涡里。她帮的是慕珩,和绍云筠的关系真不大。

既然和绍云筠关系不大,那她就更没有必要收他的礼物了。

绍云筠似乎没有料到颜子婳会把话说的这么直白,他轻轻一愣。

若他不是出云国太子,她可能就不救了

这话虽然有些伤人,但倒是比那些虚情假意的逢迎好多了。

“九公主,孤不喜欢欠人家的情。你若是不收,孤心里会过意不去,到时候肯定会千方百计的想办法报答你的。”绍云筠又是淡淡的说着。

颜子婳见他都这样说了,便只得让雀儿帮她收着了。

绍云筠和颜子婳说话时,慕珩一直站在她身侧。虽然他看绍云筠挺不爽的。但作为颜子婳的男人,他也不会把对绍云筠的不爽放在脸上。

有太监走到慕珩面前,一脸恭敬的说着,“九千岁,皇上有请您进宫一趟。”

慕珩轻笑着对颜子婳轻声道,“九公主,你也进宫去看看皇太后吧。”

颜子婳又向绍云筠行了一礼,提着裙摆和慕珩一起离开。等他们夫妻都坐上马车了,慕珩脸色一拉,才扁着嘴不悦的说着,“那个绍云筠看你的眼神很怪,以后不许你多看他一眼!还有,他送给你的礼物,你回去后就赏给府里的下人吧。哼哼!像他送你的那块玉佩,你要多少,本督都可以送的、”

颜子婳被他的话给气笑了,“诶呦,好酸啊!”

慕珩宽袖里的手将她的小手紧紧的攥住,王婆卖瓜起来,“婳儿,嫁给我,你就是这世上最幸运的女人了。有时候连我自己都羡慕你,恨不得下辈子投胎做个女人,然后嫁个像我一样的男人。”

颜子婳被他不要脸的话给雷到了。

慕珩又笑着轻声道,“所以啊,在你身边的男人已经是这世上最好的男人了。你就不要再多看外面的野男人一眼了。外面那些野男人啊,各个花天酒地,哪里有我这个始终如一,心里永远装着你的男人好啊。至于那个绍云筠,你看他,整天就板着一张棺材脸,好像每个人都欠他八吊钱似的。这样的男人,哪个女人嫁给他都得被逼疯啊。”

颜子婳不客气的拆他台,轻声说着,“我看你其实也挺羡慕外面的那些男人啊。无奈啊,你一个阉人,想花天酒地也花不来啊。”

慕珩向车帘处看去,知道马车车夫正在驾车。

他以极快的速度含住她的耳垂,轻舔了舔,他吹着气在她耳边说着,“今晚回去你就知道我能不能花起来了。”

颜子婳敏感的身子一震,再抬头看他时,他脸上已经完全是一副大灰狼准备吃小白兔的表情了

想到自从生了孩子后,慕珩好似牟足了劲头要把失去的xn福生活弥补过来,以至于夜夜挑灯耕作,颜子婳心下一颤,已经知道自己明天可能又要下不了床了。

刑场上。

幕僚走到绍云筠身边,和他一起看了一眼离去的马车,才说道,“殿下,您刚才帮明楚国九公主说话,属下担心明楚国皇帝会恼恨您,伺机报复您。”

远处的马车拐了个弯后,消失不见了。

绍云筠收回目光,脸上的表情也恢复到了冷冰冰。

他低低嗤笑一声,“就凭百里慕晟?他连慕珩都斗不过,还敢来惹本太子?”

幕僚眼眸轻轻一垂,又似是想起什么,小心翼翼问着,“太子殿下,刚才那人给百里慕晟呈送了什么啊?竟然让百里慕晟这个皇帝一下子都晕过去了?”

绍云筠宽袖一拂,那张冰冷的脸庞上露出了高深莫测的表情,“东来啊,百里慕晟这个皇帝想除掉慕珩,可他忘记了一点,他自己也是慕珩扶持着上来的。慕珩既然可以扶持一个皇帝,自然也可以亲手毁掉他这个皇帝。”

幕僚听了,半是糊涂半是明白。

当然,既然确定他家太子暂时不会有事。他的注意力便转移了,“太子殿下,出云国那里已经飞鸽传书让我们回去了。我们是不是可以动身回去了啊?”

绍云筠却是没有回到幕僚的这话。他冰冷冷的脸上浮起一抹极淡极淡的笑,忽而问道,“东来,你说明楚国九公主嫁给慕珩这个阉人,吃亏吗?”

幕僚疑惑的皱了眉头,一向只关心国家大事的太子殿下怎么也八卦起来了?

走上前,他在他耳畔边轻声说着,“太子殿下,有消息说啊这慕珩压根就是个假太监。而那被他砍了脑袋的闵阳长公主就是经常抓住他这点要检查他的身子。这次那个倒霉的闵阳长公主被砍了头,整个明楚国人都被吓到了,恐怕以后整个明楚国人都不敢再到慕珩面前要求他脱裤子验身子了吧。”

绍云筠冷冰冰的说着,“东来,本太子问的是九公主和慕珩配不配的问题,你跟本太子讲那么多八卦做什么?”

幕僚马上一咋舌,太子殿下这是糊涂了吧。

明明他老人家问的问题才八卦好吗?九公主和慕珩配不配,关他一个出云国人毛事啊?

绍云筠没有理会幕僚心中的吐槽,冷淡淡的评价着,“本太子觉得他们两人站在一起一点都不配。慕珩太老了!”

幕僚又是一咋舌,他怎么觉得慕珩站在九公主身侧,男俊女美挺好看的啊。

咦,等等

幕僚突然意识到一点,他们家一直冷若冰山的太子今日开口的问题怎么都是有关明楚国九公主的?

该不会是那夜九公主救了他,所以

幕僚心里吓了一跳。

“东来,本太子难得能有机会来明楚国一趟,多玩几天再回去吧。”绍云筠冷冰冰的说着。

皇宫御书房里。

吏部尚书武韬略战战兢兢的将一份明黄色传位诏书递送到百里慕晟面前。百里慕晟将那份传位诏书看了一遍,脸色一下子就黑了。

武韬略又跪回地上,小心翼翼的说着,“皇上,这份传位诏书是慕珩那奸人派人送到微臣府中的。另外微臣得到最新的消息,说说慕珩那奸人已经派人掳去了微臣的妻儿。若是皇上不肯放过慕珩,他也不会放过微臣的妻儿。皇上,微臣这才不得不派人去刑场向您通禀消息啊,告诉您传位诏书的事情,也请求皇上您暂时不要杀慕珩那奸人啊!”

武韬略说的咬牙切齿,慕珩听的耳朵“嗡嗡”作响。

他疲惫的跌坐在太师椅上,目光怔怔的看着书案上放着的那份传位诏书。那份传位诏书上用苍劲有力的字迹大致写着,等翰宣帝薨逝后,将皇位传给承阳王这个番王。

这样的传位诏书肯定是慕珩模仿翰宣帝生前笔迹写的假诏书。

以慕珩和翰宣帝多年的君臣情分,模仿翰宣帝的笔迹伪造个假诏书简直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他这个新皇帝当时完全可以再治他一个“伪造传位诏书”之罪,立即送他去见阎罗王。

可事情就差在

在刑场上,他这个皇帝若是真的要砍慕珩的头,慕珩一定会在紧要关头与他这个皇帝撕破脸皮,再拿出一份写着传位给承阳王的传位诏书出来。

并且告诉在场所有人:当年他这个太监模仿先帝笔迹,篡改先帝遗诏,把本应该属于承阳王的皇位改成了严阳王五子。

到时候,即使慕珩捏造的传位给承阳王的诏书是假的,承阳王他们这帮人都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的。

他们会迅速的和慕珩结成同盟,死死的咬定慕珩说的传位给承阳王的那份诏书才是真的。而慕珩也会成为承阳王用来打击他这个皇帝最有利的证据。

最后的最后,有慕珩这个狐狸在,有承阳王他们这群狼在,他这个皇帝是注定玩不过他们的。

那样的话,等待他的结局会是被迅速的废掉,然后再被人丢进猪圈里与猪同食同住。

所以,慕珩突然让人把这样的一份传位诏书送到他手里,无非就是想告诉他这个皇帝:他既然能扶持他登基为帝,也同样可以用传位诏书把他拉下马。

“皇上,九千岁求见!”

御书房门外,太监的声音隐约响起。

慕珩阴沉的脸色倏然一下,变的更加阴翳了。

“传他进来!”百里慕晟咬着牙齿,一个字一个字的往外吐。

不多时,慕珩颀长的身影就出现在殿门口了。武韬略看到慕珩,也是恨得牙痒痒,恨不得直接上前咬死他。

但他看了一眼百里慕晟,也知道这两人是有话要说的。便识趣的向百里慕晟说了声就要往下退。

等武韬略从慕珩身边走过时,慕珩嘴角轻扬了扬,笑的妖娆无比的说着,“武大人,你的妻儿现在已经平安回府了。”

武韬略恶狠狠瞪了他一眼,从鼻子里发出一个冷哼声。一甩袖,才又往殿门走去。

等殿中只剩下了慕珩和百里慕晟时,百里慕晟抖了抖他那张阴沉沉的脸,一脸怒容的将书案上的那份传位诏书往慕珩面前一扔。

扯着嗓子厉声道,“慕珩,你未免也太嚣张了。朕已经是这个皇宫这个天下的主人,可你竟然还敢跟朕玩这一手?”

慕珩像是听到了这世上最好笑的笑话,抿着唇低低嗤笑起来。

接着伸手从他宽大的袖子里一抽,他又从袖子里掏出一份传位诏书。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仙网 天珠变 天才名医 诡胎难产 与尸同眠 重生之福来运转 阴魂超市 都市悍刀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