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顶点小说 > 桃花有主,温缱入骨 > 【093】皇上,你只是本督养的一条狗①

【093】皇上,你只是本督养的一条狗①(1 / 2)

     天才一秒记住「顶点小说」地址:www.23us.app  桃花有主,温缱入骨更新最快!

百里慕晟的话让殿中所有人一惊。

就连承阳王他们也将双眸微微眯成两条细缝,眼里闪烁着惊异的眸光。

看来啊,皇帝比他们这帮番王更希望慕珩死啊。

不过,皇帝到底还是太嫩了些。

慕珩是那么容易杀的吗?他们这帮老狐狸,各个都想慕珩死呢。他就是死不了啊。现在皇帝想杀他,呵呵,看来有好戏看了。

承阳王朝着慕珩和百里慕晟勾起弧角,眼里满是幸灾乐祸。

慕珩也轻顿住了脚步,仰头向殿中央龙椅上坐着的百里慕晟看过去。一双邪眸里闪烁着促狭的光芒。

一年不见,沈老太傅看来倒是把新皇“调/教”的很好嘛。

当初的那个“猪儿”现在都敢跟他作对了。

百里慕晟阴鹜的目光也觑向他,两人目光相对视。百里慕晟的脸越来越阴沉。而慕珩迎着她他阴沉的脸,却笑的比盛开的向日葵还要灿烂。

挺拔如修竹的身子微微一倾。他轻弓了弓身子,“奴既是皇上的奴才,那皇上要奴死,奴也不敢不从!奴,多谢皇上顾念君臣之意,还亲自来监斩奴!”

众人暗暗将这两人的反应看在眼底。很显然,比起泰山压顶之际还能谈笑自如的慕珩,阴沉着一张脸的皇帝显然落于下乘了。

百里慕晟似乎也意识到自己的这点,他梗着脖子,想要在慕珩面前表现出他君临天下的一面。慕珩却是低低一哂笑,已经一拂袖,转身离开金銮殿了。

几个御林军见他走了,也不得不紧跟在他身后一起离开大殿。

百里慕晟强装起来的那点皇帝气概瞬间土崩瓦解。他心里像是窝着一团火,那团火烧得他心窝难受。他用愤愤然的目光迁怒的看向还跪在殿中的沈老太傅和傅子矜。

声音狠厉,“朕有言在先,若是有人再敢为慕珩求情。朕连他一起杀!”

掷下一句话,他扶着太监的手离开金銮殿。

皇帝一走,早朝就散掉。

沈老太傅和傅子矜从地上站起身,承阳王双手负后,已经和几个番王幸灾乐祸的走到了老太傅身边。

“老太傅,皇上是你的门生,慕珩是你的外孙女婿。这手心手背都是肉啊。这两人现在打起架了。你帮谁都要得罪另一方啊。不过,话又说回来了本王可记得当初是慕珩亲手保皇上上位的啊。哎呀呀,还真是应了那句话,自作孽不可活啊。”

承阳王这么一说,其他的几位番王也讥笑起来了。

沈老太傅抿了唇瓣,也毫不客气的回击他,“承阳王,老臣也觉得纳罕啊。听说慕珩昨日去长公主府捉人时,承阳王和其他几位王爷当时可都是在场的。啧啧,你们这么多个王爷还都拦不住一个慕珩啊。呵呵,看来几位王爷是久居镐京城,安逸日子过多了,等着养老了。”

傅子矜在边上不满的讥讽着。“承阳王,你们几位王爷还是快回去给长公主设灵堂吧。哦,记得要多给长公主烧些纸钱啊。要不然咱们明楚国最‘温婉贤惠’、最‘善良’的长公主到了那里可就不好过了。”

傅子矜将话一说完,一拂袖,和沈老太傅一起离开。

承阳王几位王爷被沈老太傅他们讥讽的脸色也皆是一沉。

他们这些人纷纷在心里发誓,等百里慕晟这个皇帝搞掉慕珩后,就是他们这些人杀皇帝之时。

皇帝要杀慕珩的消息就像长了翅膀一般,很快的在整个皇宫里散播开来。

太后沈氏听说后,双眼瞪到最大,宽袖在桌案上一拂,抄写了一半的经书就飞落地上。她咬紧牙齿的下牙槽,生气的呢喃着,“忘恩负义的家伙。如果没有慕珩,他现在还是一个与猪同住同食的猪儿呢。”

嬷嬷们不跟和她一起数落皇帝,只小心翼翼的问着,“太后娘娘,现如今要怎么办啊?”

沈氏揉了揉眉心,想了想,只能说着,“去把太傅请过来。”

沈老太傅很快的被请进了太后的寝宫。

镐京城的一座民居内,清风道长又在捣鼓着他的那些丹药,颜子婳抱着孩子看他炼丹。却有丫鬟一脸急色的冲进屋里,慌的说着,“夫人,不好了!奴婢们刚从街市上回来,现在整个街市的人都在传皇上明日要斩杀九千岁的消息啊。”

颜子婳和清风道长两人心皆是猛跳了一下。

尤其是颜子婳,她一张秀丽的面靥上马上就浮起忧色,“怎么回事?”慕珩今早还高高兴兴的去上早朝的,临走前他还告诉她,回来后会继续在院子里种一些她喜欢的花。

丫鬟支支吾吾的说着,“街上的人都说是九千岁惹恼了皇上。皇上他才下旨明日要在午门口监斩九千岁”

丫鬟话刚一说完,清风道长就发现自己怀中又多了一个专坑他的娃。他对着焦急离去的颜子婳身影喊着,“子婳,你去哪里啊?”

“进宫!”远处,颜子婳的声音传来。等他再一眨眼,颜子婳已经在他面前消失了。

皇宫御书房里。

百里慕晟皙白修长的手指捧着一个瓷骨茶杯没有喝。烟霭茶气之中,把他皙白羸弱的脸氤氲的温雅了许多。

有小太监弓着腰进殿禀告,“启禀皇上,太后娘娘在殿外求见。”

“不见!就说朕有要事要处理!”百里慕晟不用想也知道沈氏是来为慕珩求情的,所以,根本不会见她。

小太监退下去。

大概过了一盏茶的时间,小太监又弓着腰走进殿内,小心翼翼的说着,“启禀皇上,九公主在殿外求见!”

听到颜子婳求见,百里慕晟睫毛轻颤了一下,一双眼睛“腾”的下就亮了起来。

“快!快请!”

小太监退下去,再进来时,已经带着颜子婳进来了。颜子婳见到皇帝,依礼给皇帝行礼问安。

百里慕晟嘴角弯弯,连忙从座位上起身,走到她面前,虚扶了她一把,用温柔的声音说着,“皇妹,咱们好久没有聚了。”

说笑间,他已经又命人给她赐坐了。

颜子婳一坐下来,刚要说话。百里慕晟已经抢先的说道,“皇妹,朕知道你是要来向慕珩求情的。不过,慕珩也实在是太嚣张了。朕是皇帝,若是依着他的这般嚣张,以后朝中还会有人会服从朕吗?所以,你也别再为慕珩求情了。”

颜子婳今日穿着一袭烟色百花褶裙,秀丽的面靥被衬得越发清丽自然。

百里慕晟仔细的看了她一眼,又咧着嘴角笑,“九皇妹,其实咱们不谈慕珩也有其他可以谈论的啊。”

他语气里流露出了显而易见的亲昵。

颜子婳将锦密的长睫一垂,淡声道,“皇上,慕珩未经过你的决定擅自砍杀长公主,的确是越轨了。可要是反过来说,他当时若是没有杀掉长公主,把长公主押到皇上面前,有承阳王几个王伯们在,皇上你确定你真的能杀掉长公主吗?”

这话说的没错。

长公主能嚣张妄为,的确和几个王爷脱不了关系。

若是把长公主押到百里慕晟面前,百里慕晟想要杀掉长公主还得费好一番力气的。

从这种意义上来说,慕珩的确是帮了他一个忙。

百里慕晟眉心皱出一道深壑,脸色一冷,“九皇妹,朕已经说过了,今日咱们兄妹相聚,不谈慕珩之事。”

不谈慕珩之事?那她跑皇帝面前干嘛?

颜子婳脸上神情淡了许多,又是坚持的说道,“皇上,你初登大位,这朝中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等着看你笑话。慕珩他是狂妄了些,可只要有他在,承阳王他们这些王爷也不敢轻易动皇上你啊。既是如此,皇上为何还要杀掉九千岁啊”

“九皇妹!”百里慕晟再次打断了她的话。

挺起腰板,全身硬邦邦,冷硬似一块顽石,“九皇妹,朕也知慕珩是个假太监。只要朕把这件事情当众揭露出来,你、沈家甚至太后都得满门抄斩。朕就是怕连累你们,都没有用他是假太监这点来攻击他了。可你倒好,一点都没有把朕的好意放在心里。一跑过就慕珩长慕珩短的。”

他强硬,颜子婳的态度也强硬。

她从座位上站起身,冷硬的也如一块顽石,目光直视着百里慕晟,“皇上,既然你执意要杀他,那我也会想尽办法来阻止你杀他的!咱们,拭目以待吧!”

“送客!”百里慕晟眉头又拧了拧,硬邦邦的说了句。

殿外,马上就有小太监走进殿内请颜子婳离开。可等颜子婳的身影走到殿门口之际,百里慕晟忽的又喊住她。

她一回头。

百里慕晟明黄色龙袍上绣着的龙张牙舞爪。

“九皇妹,朕一直把你当成这世上唯一的亲人。朕也一直都记得,当初朕第一天来这皇宫时,你对朕说过的话,你为朕做过的事情。以后,即使慕珩死了,你心里恨朕朕也会好好待你的!”

颜子婳轻压了压嘴角,“谢了。不过本宫是不会让慕珩死的。皇上你还是收起你那廉价的疼爱吧。”

宽袖一甩,一个决然的转身,她脚下的步子再也没有多停留片刻就已经出了金銮殿。

等她离开之后,慕珩又跌坐回位置上。桌案面上已经凉透的瓷骨茶倒映了他羸弱的面庞。他目光在茶面上驻留一瞬间,突然就抓起那茶杯恶狠狠的往地上一扔。

慕珩就该死!

他不死,他时时刻刻都得提防这只狼。

他不死,她的九皇妹心里就一直会有他。

他其实是真的把他的九皇妹当成亲人来看的。

从小无依无靠的他,难得会有人在他最落魄时对他好。

尤其是这一年里,身为皇帝的他,却遭受到了整个皇室宗族的攻击,他比谁都渴望会有个人在他受苦受难时支持他。

所以,慕珩必须一定要死!

刑部天牢外。

颜子婳一行人走到门口,雀儿上前向门口的几个侍卫说道,“几位差大哥,九公主想要来见九千岁一面。几位差大哥通融通融,方便让我们进去吧。”

雀儿说话间从兜里掏出几大锭金元宝往几个衙役手里塞。衙役们却是阴着脸根本不收。

雀儿又陪着笑,恳求着,“几位差大哥,通融通融吧。”

那几个衙役恭敬的往戴着幕离的颜子婳方向以跪拜,恭敬的说着,“启禀九公主,皇上吩咐下来了,没有皇上的旨意,谁也不能见九千岁!还请九公主不要为难奴才们!”

颜子婳看着蛰伏在夜色中的整个刑部,眼里闪烁着幽幽之光。

她向站在她身侧的两个高大孔武有力的随从看去一眼,这两人得了令要往前冲。那几个衙役马上就吓的赶紧给颜子婳磕头,乞求着,“九公主,您即使闯过奴才们这一关,里面还有许多关啊。皇上已经派了许多的大内高手守着九千岁了。就刚才,沈老太傅也带人来了,后来也因为见不到九千岁不得不离开了啊!”

几个衙役正磕头间,紧闭的大门“吱呀”一声,倏然打开了。

从里面走出一个穿着官袍的中年男人。中年男人走到颜子婳面前,颜子婳认出他是吏部尚书武韬略。

武韬略见到她,态度极为恭敬,客气的说着,“九公主,卑职奉九千岁命令来给您传话。九千岁让您不要担心他,也让您快点回去。”

武韬略说话间从袖里掏出一个食指大的小纸条递给颜子婳。

颜子婳摊开一看,是慕珩的笔迹。

纸条上写着“勿念快回”这四个字。

颜子婳抬眸又看了武韬略一眼,武韬略笑眯眯的说着,“九公主,皇上已经派人包围了未央宫。九公主您今晚若是敢轻举妄动,那太后老人家就”

武韬略说完,眉眼间带着得意之色说着。

颜子婳恨得一咬牙,笑着又恭敬的对轻轻一咬牙,知道她今晚即使是闯入天牢了,也救不出慕珩了。无奈只得折身回府。

刑部天牢里,慕珩身子半靠在墙壁上,嘴里叼着一根草标,透过铁窗,看向漆黑的夜空。

夜空上,一轮弦月高高挂着。

轻声嘟哝了句,他一个翻身倒在草堆里准备睡觉。

可没有多久,他就撅着嘴叹气了。

这天牢没有他的婳儿抱可真难受啊。

第二日,艳阳天。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仙网 天珠变 天才名医 诡胎难产 与尸同眠 重生之福来运转 阴魂超市 都市悍刀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