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顶点小说 > 桃花有主,温缱入骨 > 【067】杀!皇!帝!

【067】杀!皇!帝!(1 / 2)

     天才一秒记住「顶点小说」地址:www.23us.app  桃花有主,温缱入骨更新最快!

他跪着来到皇后沈氏的面前,轰然就给她不停的磕头,“皇后舅母,允儿被人算计了!算计允儿的人肯定是九千岁”

皇后沈氏的一张脸在夜色里剧烈的抽搐着。..

眼角微垂,她瞪大眼珠。目光从匍匐跪在她面前的萧允身上掠过,落到那个已经被萧允折磨的不成人样的侍女身上了。

那个侍女的年纪与她的宝贝女儿相仿。

她实在是难以想象,若是萧允也这样暴戾的对待她疼了十多年的女儿

颜子婳在皇后身边冷声轻蔑着说道,“萧公子,本宫可听说这揽月殿里都是你的人。你平日里的吃穿住行也都是你的人在安排。这九千岁的手怎么能伸的进来啊?”

萧允抬头,月色清明,有清晖倾照在她身上。

月色下的她。脸色冰冷,一脸的冷傲。

萧允的眸瞳里闪烁着阴鸷的眸光。猛一回头。目光就又落在他身后的百里子薇身上。

他脑子一个清明。

突然想通了关键。

是了,这揽月殿里的确是都被他控制了。可百里子薇

百里子薇她今晚的故意接近以及她身上散发出的那一股淡淡幽香味

萧允反应过来,几乎是目眦尽裂的狠剜着百里子薇。

贱人!

百里子薇被萧允的目光一剜,却也不怕,只委屈的抽泣着,楚楚可怜的哭泣着,“皇后娘娘,你一定要子薇做主啊。子薇心里是真心的敬仰喜欢允表哥的。所以今夜允表哥派人让子薇到他的揽月殿,子薇考虑再三后就过来了。可是,没有想到,允表哥她竟然就”

百里子薇似是很害怕的看了一眼萧允,身子轻轻一抖,像是一只被吓到的野兔那般可怜。

最后她像是怕皇后沈氏不给她做主一般,还故意咬着红唇道,“皇后娘娘,子薇和婳儿都是父皇的女儿。父皇时常教诲我们要知礼仪懂廉耻。允表哥当时想对子薇子薇心里就想到父皇说过的话了。子薇便不肯从了允表哥。允表哥就就”百里子薇泪珠沾面,哭的更加楚楚可怜了。

皇后目光凶狠的狠瞪了百里子薇一眼。

该死的贱人!

这个时候把九公主拖下去,岂不是告诉世人,若她百里子薇是个浪荡轻浮的女人。九公主也不会是什么贞洁烈女。毕竟,她们姐妹两是同父所生。

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这等于变相的要挟皇后,让皇后要帮她了。

颜子婳自然也是听出了百里子薇话里的要挟之意。但不过。眼下局势已经成了狗咬狗的戏码。她不介意暂时支持百里子薇这朵小白莲,助她和萧允撕个彻底。

“来人啊!快扶本宫的七姐起身。地上凉,她一个女人怎么能受得住这份寒气啊。”

颜子婳命人去搀扶百里子薇起身,又让人先带百里子薇下去收拾下仪容。

等百里子薇被带走后,皇后用满是厌恶的目光瞪了萧允一眼,咬牙切齿痛恨的骂道,“你也别跪了,先本宫下去换身衣裳再来见本宫吧。”

萧允垂眸看了一眼满身狼狈的他,遂也不再多话,起身离开。

有几个嬷嬷轻手轻脚的上前把刚才被萧允欺凌的那个侍女拖下去。

月华如练。

那个昏迷的侍女被嬷嬷们的动作惊醒,像受了什么刺激一般,痛苦的尖声大叫起来。

皇后眯着眼再次向哭闹的侍女看去,赫然发现侍女身上穿着的襦裙上已经染了一大片殷红的血迹。

皇后目光被那片殷红的血迹一刺。不舒服的收回了目光。

“既然萧允说今晚这事情是九千岁在背后搞鬼,那就派人去把九千岁请过来吧。”皇后又揉着肿胀抽痛的眉心,疲惫的向周围的侍女们命令着。

自是有人下去去请慕珩。

颜子婳见皇后一张脸已经比纸还要白了,什么话都没有说,默然的搀扶着她的手臂进了揽月殿。

富丽堂皇的寝殿里被烛灯昭的比白昼还要亮,绣着暗纹的黄色帷幔被风吹的哗哗作响。

一双鹿皮军靴缓缓的出现在翰宣帝的龙榻前。

榻上,翰宣帝阖着眼,神色衰败萎靡的躺着。

“皇上!”一个邪魅的声音缓缓响起。

而伴随着声音的响起,一串悦耳的铃铛声也在殿中飘荡起。

床榻上,双眼紧闭的翰宣帝倏然一下的,额头紧紧拧起,面部的神经紧绷,太阳穴也在一下连着一下的抽跳起来。

嘴里惊惶的念起了什么。

这样的他,像是坠入了一场痛苦的梦魇中

“皇上,你可记得二十多年前云府的事情”邪魅的声音在他耳畔边低喃着。

某些遥远到早已经被他忘掉到九霄云外的记忆被他这么一个邪魅的声音唤醒了。

那年,云家一夜大火。

全府三十多人被杀后,被焚尸了。

那时候他父皇刚薨,他已经杀了他的太子兄长。他站在被火烧的云府大门前,和街头一大帮的百姓们一起看着热闹。

看着熊熊的烈火将整个云府吞噬,野心勃勃的他胸膛口有着激越的斗志在碰撞着。

云府的人终于死光光了

云天祁死了,以后再也不会有人知道他的那些龌龊的秘密了

大火熊熊,黑烟滚滚。

他仰天狂笑着带着满意的心情离开

可突然的,云天祁的那张脸又在他眼前晃过。

睡梦中的他心口猛然一跳,赶紧的要定睛去看。这一看,他眼皮一睁,瞬间对上了慕珩那张邪俊的脸庞。

他没有那么快的从梦里将神识抽回身,对上慕珩那张邪俊的脸庞后,瞳孔剧烈的收缩几下,脸色寡白,哆嗦着嚷道,“云、云天”

唇瓣里还有一个字还没有吐出,慕珩已经邪魅的笑了。

他笑的极为好看,就像是黑夜中悄然盛开的罂粟花,危险而妖娆。

“皇上,奴可不是云天祁。奴是皇上这些年苦苦搜寻的云天祁的儿子啊”慕珩笑声中,将他那张脸往翰宣帝面前一凑。

翰宣帝吓的瞳孔又猛烈收缩起来,双眼的眼珠都要往外暴了。

云天祁当年是先帝身边的贴身侍卫,先帝极为器重他。

后来云天祁被冤,阖府一夜之间被他派去的人杀死。可那些人回来禀告说云天祁的儿子给逃了。

这些年他一直命令慕珩秘密搜寻云天祁儿子的下落。

慕珩那么聪明的一个人,既然要查云天祁儿子的下落,自然会去了解当年的往事。

云天祁被冤枉的事情他是知道的。

他这个皇帝要杀云天祁的原因,他也是知道一些的。

而这就是他一直被慕珩掌控住的把柄。

可是任是谁也没有想到,他要杀的人却日日与他相见!

“九千岁,你”因为激动,他努力了许久,只从嘴边挤出几个字来。

慕珩将他脸上的慌张收入眼底,满足的在他龙榻的床头坐下,神情悠闲而自然。

像个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王者。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仙网 天珠变 天才名医 诡胎难产 与尸同眠 重生之福来运转 阴魂超市 都市悍刀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