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顶点小说 > 刚好我想嫁给你 > 第117章 我怀上啦?

第117章 我怀上啦?(1 / 2)

     天才一秒记住「顶点小说」地址:www.23us.app  刚好我想嫁给你更新最快!

不是郑凡眼花了,也不是我的感知错误了,那天晚上宋池昶难道真的出现在游轮上?

救我的人真的是他?可是他为什么会突然出现?还是一早就蛰伏在上面监视着我的一举一动?

我脑海中突然回想起我被江总送进劳子里,那些救我性命将我洗刷冤屈的光碟难道不是黑骑士,而是宋池昶所为?

真相来的太过突然就像是一张摸不透风的大网,将我们团团包裹在中间。任我如何撕扯呼喊,我都不能安静的透上一口气。

越是挣扎,真相的黑暗越是将我的拢的很紧,很紧。

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不让郑凡看出我的异样,浅浅的笑了笑,“那天晚上他要见一位很重要的客人,所以我们假装不认识。”

我的小心的揣测着郑凡的表情,他听闻之后显然有些意外,蹙着眉头又在深思着什么。

“如果你们集装不认识,那你怎么又会不知道他出现在游轮上。还是他从一开始就没有告诉过你,所以你一直在寻找那个救你的人对吗?”

郑凡聪慧一如从前,他只要直视我的眼睛,就能将我眼底的疑惑看个明白透彻,现在他显然已经知道了,我对宋池昶出现在游轮上毫不知情。

那我刚刚的极力掩饰,他恐怕也看的一清二楚,不愿戳穿罢了。

我脸颊有些火辣辣的灼烫感,像是做了坏事被人抓了包一般局促不安,紧张的捏着衣角,手心汗湿了一大片。

“明媚。你告诉我,你真的幸福吗?”他说话的时候,双眼紧盯着我的戒指。

他眼底带着深深地怀疑,不敢相信我的现在的状态是幸福的,他很快从一件小事影射到了大的幸福方面。

我捏了捏手指,尽量让自己放松一些,不要让他看起来局促的很,“我真的很幸福,真的,他是真的打算跟我过一辈子的!”

我低沉着声音,虽说是说着宋池昶的决定,也像是自己在心中默默的下定了决心。

我要跟他好好地过一辈子,我说过。如果有一天他不要我了。我会从他的世界里消失的干干净净。

郑凡看着我言辞恳切的样子,频频点了点头,“明媚,我担心的就是你不幸福,记住这条路是你自己选择的,无论如何你都要好好的走下去!”

我心中一阵酸涩,那股酸涩从心头涌到了眼角。我眼睛湿润的水汽氤氲,将我面前的郑凡模糊的看不清楚。

我拍了怕他有些冰凉的手,喊着眼泪说道,“郑凡哥,你也会遇到一个真正给你幸福的人,你要等!”

终会有人陪着你,用余生的为你温暖一盏茶,晚风微扬时提醒你勿忘回家。

终究会有个人陪着你,不会让你一个人流浪,不会让你一个人在马背上看月亮,她会慢慢的来到你的身边,用她毕生的情感温暖你的心尖。

时间总是在不经意间迅速流逝,很快探视的时间到了,工作人员催促着我赶紧离开,我看着郑凡疲惫的样子,突然有些不舍。

眼泪顺着脸颊一个劲儿的狂掉,我怎么抹都抹不干净!

郑凡跟着工作人员头也不回的离开,我看着他远走的背影,耸动着的肩膀,我知道他一定咬着牙齿在哭泣,不想让我看见才会连再见都不愿提及。

我们还会再见吗?

当竹马青梅各自为家,还记得当年花前月下,那个穿着白衣的少年骑着一辆二八的自行车,后座上女孩爽朗的笑声传遍了整个小巷。

我直勾勾的盯着他离去的背影,逐渐豆大的泪珠里变得模糊,“明媚,如果可以,我希望先跟你表白的人是我。”

“呜呜呜”我再也忍不住了,抱着脑袋蹲了下来,伏在臂弯里嚎啕大哭了起来。

如果,当时他先跟我表白,我会跟他在一起吗?

他的话犹如利器戳中了我的心窝子,抽丝剥茧般的疼痛蔓延我的全身,身体突然被抽干了力气,就连站起来都变得很困难。

工作人员见我哭的歇斯底里,扶着我的身子将我放到了椅子上,递给我纸巾和水杯,这恐怕也是我最后一次在戒毒所里哭的像个花猫儿。

相遇总是猝不及防,离别却是蓄谋已久,我深深的相信这句话,我们谁都想不到,那有一天我们就很身边的人擦肩而过了,那些离别却是耗尽了我们的心神蓄谋的一场巨大的阴谋。

我走出了森然的戒毒所,迈出大门的那一刻才体会到,金钱权势在健康和自由的面前算的了什么。

如果一个人连自由多没有了,蓄积的再多的钱财又有什么用,生不带来,死不会带走,一切不过身外之物。

我吸了一口气,回到家,看到阿嫂正在厨房忙着做晚饭,她见我回来双手在围裙上擦了擦,走过来说道。

“太太,先生说今天晚上有应酬,就不会来陪您吃饭了。”

我点了点头,他不回来也好,我现在的心情糟透了,要是他看到我板着个脸,肯定又会担心一阵子。

我吐了口气,准备转身被阿嫂叫住了,回头看向她欲言又止的为难,笑了笑,“阿嫂,你是有什么话要说吗?”

阿嫂见我开口问了,尴尬的笑了笑,“夫人生少爷的气了吗?”

我恍然大悟,他跟我说了宋池昶不回家吃饭闷闷不开笑脸,让她误以为我跟宋池昶

不愉快。

我赶紧解释道,“不是,阿嫂,我今天进了以为老朋友聊了些旧事,不是生少爷的气。

她听闻如释重负的样子,眯着眼睛乐呵呵的看着我,“那就好,那就好,少爷其实挺关心夫人的!”

我的娇羞的点了点头,宋池昶对我的好,家里人都看的见,让我十指不沾眼春水,就连是给他做点宵夜,他也不允许。

“对了,夫人你等一下!”阿嫂叫了一声转身钻进了厨房里。

很快小心翼翼的端着一碗乌黑的东西,朝我慢慢的挪了过来,生怕将汤汁洒了。

“夫人,这是少爷特定叫我给你去抓的补药,调理身子用的!”

她笑眯眯的递到我的手上,我端着那碗汤药就觉得头疼,心想着宋池昶这又是玩的哪一出。

“阿嫂,这个我”我看着有些反胃。

“欸,这个可是上好的补药,夫人喝了绝对可以三年抱俩!”阿嫂恨不得将那汤汁灌到我的嘴里。

三年抱俩,我都怀疑着个补药不是宋池昶叫人买的,肯定是他老爹,心急的想要抱孙子,自从我们结婚之后,就每天唠叨着谁家又添了小孙子。

无奈,我一口气喝光了那碗补药,阿嫂这才放心的让我上楼洗个澡然后下来吃饭。

我心事重重的上了楼,走了几步突然抬头才意识到走到了宋池昶的书房门口,抬眼,他的书房门虚掩着的。

我想起了偷看他的手机,那个发出绿光的翠色玉盘,他的书房好像装着一个巨大的秘密。

虽说从来没有限制我进入,可我总觉的我每每提起他的书房,他都有些抵触,就一个普通的书房不至于,这样我新生疑惑。

我在门口踌躇了半天,纠结着要不要趁他不在进去一探究竟?

心中的想法势均力敌,谁也不想让谁,就这样僵持着不肯给出一个肯定的答案,我闭着眼睛什么都不想,深吸了一口气。

睁开眼睛看了一眼书房,然后头也不回的回到了房间,将心中那份悸动和好奇强压在了心底。

偷看别人的隐私是不道德的,我暗中告诫自己。

我的心管不住的我双腿,就在我的双腿指使着我重新站到书房面前,一脚跨进书房,就在也顾不上什么道德不道德了。

人心就是这般,明明不是自己的,还想要一切理由去窥探。

我小心的关上书房的门,一个人打量着他的书房,跟上次我进来的摆设一样,不会有变动。

唯一不变的是,他书柜下面的那个保险箱好像不见了。

那个保险箱里装的是什么东西?回事那个翠色的玉盘吗?那个玉盘从何而来又是什么回事?

这一切太过扑朔迷离,不停的挠动着我的心,跟着夏痒痒。

他书房是套间的,心想莫不是将那个保险箱挪到了里面房间,我推开房间,里面干燥的很,带着一些书墨的味道。

他的书架上堆满了书籍,有的新有的旧,任我打量了一圈,找遍了房间的各个角落,好像都没见到那个保险箱。

那道他意识到了什么将他转移了?那我更加的好奇里面装的什么八斤宝!

寻找无果,就连我当时记得放在书架上的一个相框好像也跟着不见了,那个相框里镶嵌着一张泛黄的旧照片,照片上的人是一个笑的灿烂的女孩子。

是不是收起来了?

我思忖了半天,房间里都是书一眼就能看到底,没什么隐藏的便很快出了里间,决定在他常待的地方好好看看。

我走到他的太师椅上坐下,双手在书桌上漫不经心的敲着,眼睛不停的四处探究着。宏估肝号。

突然我的手顿住了,整个房间里回想着我砰砰砰的心跳声。

数秒过后,僵硬的手指都不听使唤了,停顿了好几下,才慢慢的在桌面上轻敲了几下。

“扣扣扣”手指触碰桌面回想的声音很怪异,听起来很空,像是整个桌面都是空的一般。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重生娱乐之王 桃花有主,温缱入骨 仙网 天珠变 天才名医 诡胎难产 与尸同眠 重生之福来运转